细思极恐,顾言然感觉自己脊背发凉,“你的意思是,前面的那人一直知道我们跟着他?”

  “不是。http://”温言之摇了摇头,“他不知道,但是许嘉余知道。”

  顾言然点点头,这样说,她也没有觉得很意外,这的确是刘楚玉的行事作风,“那既然如此,我们也要去?”

  “你想去吗?”温言之反问她。

  顾言然看着他的侧脸,犹豫了一会儿,点点头,坚定地说:“去!”

  以刘楚玉的性格,若是这一次没达到她的目的,她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的,与其等着下一次的不定因素,还不如趁着今天干脆解决了。

  “可是你……”顾言然看着他,却又有些犹豫了,这是她和刘楚玉之间的事情,把他牵扯进来似乎不大好。

  “她是你的某一位故人吧。”

  顾言然一愣,没想到他会这么说,“算是吧,你怎么知道的?”

  “你对她有很大的敌意,这种敌意不是来源于她对我的感情,而是其他。”温言之空出一只手,紧紧握住她的手,“你对于其他事总是冷静地可怕,但是唯独不能妥善处理前世之事,遇到与其有关的一切,你就会乱了阵脚。”

  顾言然一噎,这种被人看透了的感觉还真的……

  顾言然抬头看了他一眼,不再隐瞒,缓缓道:“她是我姐姐,山阴公主刘楚玉。”

  顾言然能很明显感觉到,握着她的那只大手突然一紧,但是又很快故作什么都没发生地松开她。

  “她有记忆了。”顾言然抬头看着他,想看他是什么神情。

  本以为会在他眼神中看到震惊或者错愕,可是她却看到他眼底闪过一抹伤痛和……懊恼?

  顾言然脑中突然想起许嘉余跟她说的那番话,在她死后,刘楚玉和言之在一起了,他们共度了余生。那刚刚温言之的眼神是对刘楚玉的怀念吗?

  不对,不对,顾言然立马摇了摇头,抛开自己这种愚蠢的想法,她怎么还没长记性,还轻信刘楚玉的话。

  她应该相信言之的,言之怎么可能会跟刘楚玉在一起,不可能的,一定不可能的。

  顾言然一个人在做着思想斗争,而旁边的人无奈到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看她这样子,脑子里肯定又在想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了。

  怕她误会,温言之解释道,“我是在难过,难过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能让你独自承受这一切。”

  “不会!”顾言然一把抱着他手臂,“你能陪在我身边,我已经很满足了。”

  温言之对顾言然突如其来的真情流露有些没反应过来,他抽回手,故作严肃道:“坐好了,我在开车。”

  顾言然立马坐直身子,尴尬地收回手,“对,对不起。”

  她自然没有发现,温言之的脸颊染上不易察觉的笑意。

  两人这种气氛直到顾言然的手机响了起来,才被打破,是许亦琛。

  “在哪?”许亦琛一直没有收到顾言然回医院病房的消息,所以打了一个电话过来。

  “在……”顾言然抬头看了旁边的温言之一眼,有些不知从何说起。

  温言之在她犹豫之际,拿过了她的手机,“是我。”

  顾言然侧过身去听许亦琛的声音,但温言之一个眼神扫过来,吓得她立马缩回了身子,立马正襟危坐,看着车前。

  直到手机再出

  现在她手上她才反应过来,她刚刚为什么要怕?手机是她的手机?哥哥是她的哥哥?她为什么像是一个偷听电话被抓包的孩子?

  “顾言然!”对面的声音让顾言然再一次回过神来。

  “怎么了?我在呢。”

  “你在想什么?叫你那么多声,你都不回我。”许亦琛叹了一口气,“在外面照顾好自己,别离开温言之的视线,我刚刚跟他说了,你回来要是少了一根头发,我就把他腿打断。你想要他后半辈子在轮椅上还是床上度过,就看你自己了。”

  额……顾言然一噎,突然说不出话来,许亦琛现在也会说冷笑话了吗?

  “我知道了,有事我会给你打电话的,外公那里你帮我打打掩护,别告诉他,不然他肯定会把我抓回去的。”

  许亦琛冷哼了一声,“你也知道爷爷会不允许?只此一次,下不为例,那麻烦你以后做事情之前好好考虑一下。”

  “好好好,我一定。”顾言然心里暖洋洋的,她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在许亦琛那里听到这番话了,虽然他总是说是最后一次了,他不会再帮她了,但是每次有事情后,他总是替她扛着。

  挂了电话后的顾言然想着,等把刘楚玉的事情结束后,她就好好替许亦琛出谋划策一下,把温芮拐来……

  咳咳,不对,是让温芮接受他。

  “言之。”顾言然想了想措辞,“我哥他人其实挺好的。”

  温言之只是淡淡“嗯”了一声。

  顾言然继续道:“他人也很体贴,不随随便便跟女人走得很近,他之前都没谈过,母胎单身。”

  “嗯。”

  顾言然偷偷咽了咽口水,“他难得喜欢一个人,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许你两世相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轻舟司行霈只为原作者之子言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之子言归并收藏许你两世相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