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夜行在剧组待了两天就离开了。

  他这次视察工作的时间挑得正好,因为再过一个星期,剧组就会离开横店,转到别的拍摄地点。

  《和嘉公主》后半部分的剧情都是外景,导演组一早就选好了地址,准备前往广西、贵州、云南等地取景。

  路棉带来的东西本就不多,收拾完只有一个行李箱加一个不大不小的行李袋,还有她的电脑包。

  她坐在地板上,周围是散乱的东西,其中姜时晏的物品占大多数。

  她手肘抵在膝盖上,看着面前的男人把自己的洗漱包往她的行李箱里塞,无语了三秒,说:“我继续跟组会不会不太好?”

  其实她觉得这部戏已经拍了二分之一,她不用跟组了,就算剧本有什么问题,导演可以跟她微信联系,邮件沟通也很方便。

  姜时晏直起身,又拿了双运动鞋放进她行李箱里。路棉瞥了一眼:“别塞了,都装不下了。”

  “你不想跟组了?”他随她一样,坐在地板上。

  两人穿着情侣款的宽松白t恤,胸前印着牛油果的图案,清新又干净。姜时晏两手撑在身体两侧,身子微微往后仰,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路棉:“我没有不想,只是觉得不方便。拍外景戏没现在这么轻松,群戏太多了,我们住在一起是不是……”

  她手指点了点脸颊,说得很委婉。

  姜时晏明白她的意思了。有时候拍荒郊野外的戏,剧组会选择住在临近的小镇上的酒店,条件没这里好。再加上群戏多,一群人一起开工一起收工,确实容易暴露。

  “哦,你是怕剧组的人发现?放心,我会很小心的。大不了我先回自己房间,再半夜敲编剧大人的房门。”

  路棉被噎住,半晌,憋出来一句话:“……听起来怎么有点像潜规则?”

  姜时晏抱住她,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是啊,潜规则。编剧大人,可怜可怜我,给我加一场戏吧。”

  路棉已经习惯了某人时不时飙戏,闻言,面无表情道:“给你加一场打戏要不要?”

  姜时晏露出假笑:“大可不必。”

  姜时晏继续把东西塞进路棉的箱子里了,她也不好坚持自己的选择,被他哄了两句就答应继续跟组。

  房门在这时候被人敲响。

  路棉愣了一秒,从地上弹起来,这都快十点了,谁会来找她?

  姜时晏挑了挑眉,轻声说:“不会真有哪个不怕死的想来潜规则吧?”

  “说什么呢?”路棉瞪了他一眼,示意他老实点,赶紧藏好不要被人发现了。

  她穿上拖鞋跑过去开门。

  门外是柴星彤,大概刚洗完澡,穿着白色浴袍,头发湿漉漉的,发梢还滴着水,她双手抱臂倚靠着门框:“有吹风机吗?我房间的吹风机坏了。”

  “有,稍等。”

  路棉折回去,看到姜时晏还老神在在地坐在地板上,眉心一跳,她不是让他藏好别被人发现吗?

  等等,柴星彤还在门口!

  路棉是觉得人还在外面,把门关上不礼貌,所以此刻的房门是敞开的。

  她慌忙回过头,果然看见柴星彤看着房间里的姜时晏。不过,让她感到意外的是,柴星彤一脸平静,似乎并不惊讶。

  路棉本来想说姜时晏过来找自己讨论剧本,可两人身上穿的同款睡衣成了如山铁证,她一时间找不出借口,愣在了原地。

  姜时晏与门口的女人对视了一眼,表情也很平静,丝毫没有被人发现地下恋情的慌乱。

  路棉硬着头皮从卫生间里找出吹风机,小跑到门口递给柴星彤:“那个,姜时晏他……他……”

  她有心想解释,但她心里明白,此情此景,不管她说什么都显得苍白无力。

  柴星彤接过吹风机,把垂下来的电线缠上,挑眉说:“谢了。”

  她并没有兴趣听路棉解释,因为她已经知道了她和姜时晏的关系,虽然她搞不懂这两人是怎么在一起的。

  路棉关了房门,游魂一样飘荡到姜时晏面前,两手捧着脸,慌里慌张道:“怎么办怎么办,柴星彤看到你了!”

  姜时晏单手撑地站起来,手按住她肩膀,示意她不要惊慌:“你觉得以她刚才那个反应,是现在才知道我们的关系?”

  路棉一愣。是了,柴星彤表现得太淡定了,像是早就知道姜时晏在她房间里。可是她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这个问题姜时晏也回答不上来。唯一的异常是,最近柴星彤在片场见到他,总有意无意躲避他的视线,她周身仿佛萦绕着一股尴尬的气氛。

  他能想到的就是,柴星彤知道了他和路棉的关系,继而联想到之前对他的警告,所以觉得有些尴尬。

  “不行,我还是要回北京!”路棉坚定了自己的选择,“再待下去,距离全剧组都知道也不远了!”

  她说着就准备把姜时晏塞进自己行李箱的东西拿出来,然而姜时晏没给她机会,一只手臂横过来揽住她的腰,另一只抱住她膝盖弯,轻巧地将人举起来扛在肩上。

  路棉只觉得天旋地转,眨眼间头就朝下,长长的头发垂下来铺了满脸。她捶打了下姜时晏的后背:“放我下来。”

  姜时晏:“朕不放。”

  路棉大喊:“姜时晏!你被卫翊附体了?!”

  她越是这么说,姜时晏越是演得起劲儿,扛着她往大床走去:“爱妃不要使小性子,夜已深了,就寝吧。”

  路棉:“……”

  我更想回北京了。

  ——

  路棉最后还是没能回去,跟随着剧组的大队人马前往广西。

  一转眼就到了发新书的日子,时隔太久,她心里不免有些忐忑,于是把新书的大纲发给葱油饼,让她帮忙看看,顺便提一下意见。

  她上本书写得比较自我,基本没在剧情方面跟葱油饼讨论过,从头到尾都随心所欲,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

  葱油饼毕竟是从业多年的编辑,了解得比她多,也能够给她很好的建议。

  她那边接受了文件,立马发过来一个抱住亲一口的表情包:“亲爱的,你终于要发新书了,放鞭炮!”

  坐在电脑前的路棉噎了噎,编辑怎么跟她的读者一样:“可别再说我不给你看大纲了,这次让你提前看。”

  葱油饼:“我马上放下手头的工作开始看!”

  大纲前面附有故事梗概和人物小传,她先大致浏览了一遍,忍不住跟路棉交流:“仙侠类?小仙女x大魔王的设定,这也太带感了吧,不像你的风格。”

  路棉有点好奇:“我什么风格?”

  葱油饼:“就正剧风啊。文笔太扎实了,要不是你之前举办了签售会,粉丝都以为你是四十岁老阿姨。不过,你还年轻,尝试不同的类型风格挺好的。我还没开始看大纲,等看完了再跟你具体讨论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亲爱的绵羊先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轻舟司行霈只为原作者三月棠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月棠墨并收藏亲爱的绵羊先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