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国华静静的看着罗盛,罗盛同样注视着他,两个人四目相对,谁也没有再开口说话。

  良久,还是许国华率先打破了沉寂…

  “罗哥,你觉得我有必要给别人当说客么?”许国华双眼带笑的看着罗盛缓缓说道:“整个龙康县,能请动我当说客的可没有几个人。”

  罗盛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就是“哈哈”放声大笑了起来!

  许国华了解罗盛,罗盛同样也了解许国华。这个年轻人有多么的心高气傲罗盛还是知道的,他要是善于专营的话,也不会在龙康县公安局法制科坐三年的冷板凳了…

  现在许国华一飞冲天,背后更是有孙德江那样的擎天之柱,别说龙康县了,就算是整个承山地区,许国华又可曾是把谁真正的放在了眼里?

  “你小子命好。”罗盛看着许国华叹了口气,双眼带着浓浓的羡慕赞叹一声,“只要日后别如同我这般走了歪道,外来的成就又岂是一个龙康县能束缚住你的?”

  “喝酒。”许国华不想和罗盛聊这个话题,端起酒杯朝罗盛晃了晃,然后微微抿了一口。

  “这次我来找你,和别人没有关系,主要是为了我自己。”喝完酒后许国华看着罗盛认真的说道:“或者说的更准确一些,是为了红土镇的百姓…”

  罗盛愣了一下,然后马上就是明白了过来!

  现在的许国华是红土镇的党委书记,而他们之所以出事,主要又是因为红土镇那些大大小小的煤场…

  许国华这么一说,罗盛哪里还能不明白许国华的来意?

  “罗哥,我也不和你兜圈子。”许国华认真的看着罗盛缓缓说道:“兴隆煤场你应该知道吧,现在已经被县检察院查封。”

  “这是目前唯一一座能给红土镇继续带来税收、推动红土镇经济发展的煤场,我们不能丢。”

  罗盛冷笑一声,“这个你应该去找检察院说吧?刚刚你也说了,查封兴隆煤场的是县检察院,又不是我。”

  “道理我当然明白。”许国华点了点头缓缓说道:“但是现在问题的关键是,如果我想解封检察院对兴隆煤场的查封,就必须了解清楚兴隆煤场在整体案件中所处的地位。”

  “哼哼,那你恐怕是要失望了。”罗盛轻哼了一声,“兴隆煤场是整个红土镇最大的煤场之一,你觉得事情小的了么?”

  许国华的心微微一沉,虽然罗盛有些阴阳怪气儿的,但是这个道理许国华还是明白的。

  甚至,他隐隐也做了这个最坏的打算!

  可是这个消息从罗盛的嘴里说出来以后,许国华还是感觉心里非常的不是滋味儿…

  “你还是别白费劲儿了。”罗盛端起酒杯美滋滋的饮了一口,像是自言自语的缓缓说道:“反正你也就是去锻炼几年,日子够了就走,何必那么拼?”

  “再说了,兴隆煤场也只是暂时性的查封。等案子了了,终归也是要给你们红土镇一个交代的,你这么着急干什么?”

  许国华一阵心急,没错,自己是能等,但是红土镇的那两万余名乡亲们等的起么?

  要是红土镇依旧是这副不死不活的样子,那让这两万余名乡亲们吃什么、喝什么…

  “罗哥,我是红土镇的党委书记,这件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破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轻舟司行霈只为原作者洗礼先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洗礼先生并收藏破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