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文生也是聪明人,虽然许国华刚刚那么说,可该解释还是要和许国华解释清楚,这可是一个态度问题。

  果然,祝文生话音刚落,许国华的眼睛就是煞有其事的动了动。虽然文少中上午给他打了电话说了公安机关的处理意见,但是却并没有这么细致啊…

  “你是说对方反供了?”许国华咧了咧嘴角不由轻笑一声,“看来咱们这位张主任有的是手段嘛,对了,被张威打了的人家庭关系你们查了没有?”

  这倒不是说许国华故意找这些问题,而是突然被祝文生带来的这个消息吊起了胃口。

  “查过,父母都不在体制内,家里是经商的,在康风县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祝文生点了点头缓缓说道:“这种生意人,反而是最好威胁的…”

  许国华没有说话,祝文生说的不错,别看受害者家里没人在体制内工作,按道理受不了多大的威胁,但是官场和商界从某些角度上来看,可也是互通的!

  有些时候,政府里面某一个官员的一句话,可能就会摧毁一个公司啊。对于这一点,许国华是深信不疑的…

  想想之前的古青高科,那就是最好的例子!

  虽然对于古青高科一事的内幕许国华还并不知情,但是根据现有的情况,他也能猜测出个大概。

  整个共和国,单单论商业势力的话,没几家公司能真正的把古青高科搞垮,更不会把古清梦逼迫到要用“假死”去逃离的地步。

  那唯一可能出现的一种情况,也是许国华非常不愿意接受的一种情况,就是古青高科事件中,绝对掺杂了一些自己看不明白的权力的影子…

  而且这个权利范畴还是非常、非常的大,否则的话,也不会把古青高科这样的商业大厦,顷刻间就是搞塌了!

  “事情我都知道了,文生啊,这件事情你怎么看?”许国华忽然笑呵呵的看了祝文生一眼缓缓说道,双眸中带着凝重的神色。

  既然祝文生找到了自己这里,许国华就相信他肯定有一些自己的想法。否则的话,何必要多此一举?

  不过,这次许国华还真的想错了。祝文生之所以来和许国华说这些,就是想把实情对许国华讲清楚,以此来证明相较文少中,祝文生还是站到他这一边的…

  “许书记,我没什么想法,不管县委决定怎么处理,我都会无条件的执行。”祝文生马上就是摇了摇头表态。

  许国华愣了一下,随即心中不由的苦笑了一声。

  其实从某些角度上来说,祝文生真的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公安局局长。

  不和别人比,就单单对比文少中,祝文生就差了太多。

  一个公安局局长,这一点儿主观判断力和担当都没有,又怎么能把工作给搞扎实?

  当初之所以提祝文生,主要的原因是许国华手里也实在是无人可用。再说当初把祝文生平调到政法委当副书记,不就是这么打算的么…

  虽然有些时候从政治需求的角度上考虑和从实际工作中考虑往往会发生巨大的冲突,但是此刻,许国华心中还是动了心思。

  换掉祝文生的心思!当然,这个换掉并不是真就撤了祝文生的职,而是给他找一个级别不动的好去处。

  顺便,将县局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破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轻舟司行霈只为原作者洗礼先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洗礼先生并收藏破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