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念一见他们真要走,嚷嚷着让他们回来:“卫仲陵差一点就成了我教第十七任教主,抓你们是为了取回琉璃净珠。https://这是我教历任教主的信物,也是教中圣物,净珠遗失多年,一月前教主得到消息,那珠子如今在魏夫人手上。被派去取珠的人可不止我。”

  珍珠心里骂了句脏话,别告诉她,那什么净珠是老头子让她转交的琉璃珠。他不会是拿人家教的圣物去当定情物泡妞吧,敢情说他不靠谱都是她用词过于保守了。

  珍珠道:“那珠子什么样的,你说清楚些。”

  关念一道:“泛着黄色,就似普通的珠子,珠子下垂着绳结,用天蚕丝织成的,即便火烧也烧不断。”

  还真是,珍珠揉了揉太阳穴,她现在估计青筋凸起了。

  魏子规看珍珠的反应,确定珍珠确实认识关念一口中那人。

  关念一道:“我教有一套功法,心法是由历任教主口头传授于下一任继承人的。卫仲陵原是第十七人教主的人选。第十六任教主将功法传授给他后便仙逝了,按教规前任教主下葬七日后就该由新教主接任,可没想到接任的前一夜,卫仲陵失踪了,连同净珠也不见了。”

  魏子规问:“那教主之位就一直悬空?”

  关念一摇头:“众人寻了一年都没有卫仲陵的消息,以为他已经死了,只能另选了人接任教主之位,此人叫徐红。”

  珍珠道:“那既是你教有了新教主,那不就皆大欢喜了么。你说的那姓卫的,一听那名字我就觉得不是个靠谱的,你就别再想他了,决绝的把他忘了吧。”

  关念一道:“徐红当了教主后就开始按着前任教主留下的秘籍修习功法,可渐渐的众人发现她武功越来越高,性情也越来越古怪。”

  魏子规想了想:“秘籍只是武功招式,还需配合心法口诀对么?”

  关念一点头:“不懂心法强行只练招式,就容易走火入魔。”

  珍珠低声骂道:“死老头。”

  不想干了也该做好交接工作,直接这么甩手走人,没有一点责任心。

  关念一道:“徐红近几年越发的疯狂,疑神疑鬼,大肆虐杀那些不服她的教徒。魏研是朝廷的人,古月教不好直接与他动手,徐红便安排了我和另外两人去取净珠,若拿不到,我回去定是一死。”

  珍珠想着他们教主什么逻辑,顾忌着魏大人朝廷官员的身份。不好直接动手,难道现在绑了他们要挟,就不是得罪了朝廷?

  估计真是练功练傻了?

  珍珠道:“那你不回去不就好了嘛。”直接自离了,天大地大,这时代消息又不便利,只要他隐姓埋名低调做人,要找到他不是那么容易的。

  关念一道:“我不能一走了之,我的家人在教主手上。既然卫仲陵没死,他可以回教主持大局。”

  关念一一双充满希望的眼睛盯着珍珠。

  珍珠心想他这样看着她也没用:“我最后说一遍,我不认识姓卫的,不认识不认识,爱信不信。”

  珍珠抱着剑拉着魏子规走了,任关念一怎么喊她,她也只当王八念经。

  只是没走多远,草屋起火了。

  珍珠吃惊道:“什么情况。”她可没点火,天干物燥自燃?

  魏子规道:“你说过药效能维持一个时辰。”

  珍珠想着起火了,关念一中了流萤散未必还有力气能逃,烧死了也是他的命数。谁让他绑他们,这叫因果。可是——他说他是老头子的兄弟。

  珍珠把地上的落叶当卫仲陵狠狠的踩,边踩边骂:“死老头子,让我下山就是给他擦屁股的。”

  魏子规和珍珠折了回去,发现草屋里又多了个人,那人手持剑正要杀关念一,魏子规踢了地上的石子把剑打落。

  关念一十分意外他们会回头:“这人是古月教的首阳使,你们打不过的,快走!”

  珍珠心想怎么这么多外号,她伸手往衣服里掏,摸出一包痒痒粉,大喊一声:“看毒药。”

  珍珠将整包痒痒粉扔了过去,对方一剑砍去,粉末撒了出来一沾皮肤就跟有上千只蚂蚁在身上爬一般痒得叫人难以忍受。

  魏子规用关念一的刀刺穿了对方的腹部,那个首阳使倒地断气了。

  魏子规扶起关念一逃了出去。

  草庐很快被大火吞噬了。

  关念一一番感慨:“没想到本教的人要杀我,却是你们救了我。丫头,你还说不认识卫仲陵,你若不是因为卫仲陵,不会折回来。”

  魏子规看着珍珠问:“你身上到底带了多少药?”

  珍珠心特别疼,想哭:“流萤散和痒痒粉都没了,没了。老贵了,特别特别贵。”她真的真的很不想用。

  魏子规狠狠掐她的脸,什么时候了她还想价钱。

  关念一趁着他们松懈,抢回刀子,拉过珍珠,将刀架子珍珠脖子上:“卫仲陵没告诉过你对于内功深厚的人,流萤散的药效维持不了多久么。”

  珍珠感觉到脖子冰凉冰凉的,这刀刚刚才杀过人,一股血腥味。她要是动一动,她是不是就成下一个亡魂了。

  珍珠害怕的闭起眼,嚷嚷道:“我就知道好人没好报这话是对的,才刚刚救了你,你就恩将仇报,你也不怕雷劈,下辈子做猪做狗。我要是死了,我肯定变成厉鬼缠着你,我诅咒你不仅这辈子,下辈子都讨不到媳妇!”

  魏子规不敢轻举妄动。

  关念一耳朵都快被她喊聋了,这丫头嗓门怎么能这么大:“卫仲陵在哪?”

  如今刀子架在脖子上,珍珠实话和他说了:“他是我师父,我真不知道他在哪,我要是知道肯定书信一封,让他赶回来做你那什么月教的教主,他要是当了教主,我怎么也能混个二当家让你们统统交保护费,没坏处对不对。”

  她当是山寨么,二当家,关念一道:“若是不知道卫仲陵的下落,只能是你们跟我回去,我一定要拿到净珠,不过你们放心,我不会伤害你们。”

  珍珠欲哭无泪,下次,她绝对绝对不要做好事了,还不如让他变烧猪。

  ……

  关念一把他们带回了古月教,他在教中地位好像不低,那些小罗罗都称呼他太月使。

  关念一重申了一遍:“只要魏研拿净珠来换,我立马放你们离开。”他朝珍珠出右手。

  珍珠装傻充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联联珍珠贯长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轻舟司行霈只为原作者绉浮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绉浮觞并收藏联联珍珠贯长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