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身禁医,这可不是小事。

  特别是对徐振东来说,现在的他如日中天,正是事实上升期,如果在这种时候被禁医,那将会是一辈子的悔恨。

  今天众多医学界的大人物在此作证,毁约是不可能的了。

  相比于徐振东,乔山则是个已经到了退休年龄的老医生,完全可以放手。

  两人相比,对徐医生明显不利啊。

  众位医生都着急了,而徐医生却很淡定的看着乔山医生,真的是皇上不急太监急。

  “我要问的第一个问题是:是何人请你出山?”徐振东停顿了一会儿,问道。

  “额……”乔山医生显然有些错愕,又觉得好笑,说道:“徐医生,我作为一名医生,来参加医学交流大会,这是在正常不过的事了,你何出此言啊!”

  “但据我所知,你这次不仅仅是参与交流会这么简单,你似乎是带着目的来的。”徐振东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他,那种凌厉的目光看得他内心有些发慌。

  不知为何,他感觉到他面对的是一尊大佛,俯视众生的大佛,让他倍感压力,从未想过,一位年轻医生居然会给他这种感觉。

  他可是武者啊!

  “难道他的武道修为比我强太多?为何我现在感觉到了力压,却感觉不到他的武者气息呢。”

  乔山内心非常的疑惑,也有种细思极恐的感觉。

  沉默了一会儿,嘴角有些颤动,说道:“徐医生,你觉得我带何目的而来呢?我只是来参与交流,一直都是遵守主办方的规则,未曾做出任何的出格行为,你这样是不是有点诬陷人了。”

  “乔医生,你流汗了。”徐振东嘴角一笑,看着他太阳穴流出来的汗水,再次说道:“我听说你最近和一位叫严沙希的女性走的比较近,我就随便说说,你紧张什么啊。”

  “我……我没紧张,我紧张了吗?”乔山越发的觉得这人不简单。

  自己和严沙希的交易只有他们两人知道,绝对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就连他的好朋友羊赫都不曾知道,眼前的徐振东是绝对不可能知道的。

  “不紧张,你不紧张!”徐振东嘴角始终保持着笑意,继续说道:“我的第二个问题是:你睡觉时,是否感觉背部凉凉的,就好像床底下有只鬼趴着,隔着床板和你背靠背啊。”

  “你……你这是什么话啊?”

  乔山一下子懵逼,不知道这话是何意。

  再说了,他根本就没有在睡觉时感觉背部凉凉的,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啊。

  “我只是想知道,上次被你害死的医生有没有在你睡觉的时候,回来找你算账,我昨晚梦见他了,他告诉我,他冤枉,他想找你报仇。”

  徐振东说到后面故作阴森的声音,步步逼近。

  每逼近一步,乔山就退后一步,脸色有些苍白。

  心虚的表现啊,那人确实是他害死,然后利用自己的手段摆脱罪名。

  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做了,心安理得,但这时被拿出来说,他还是心虚。

  “徐……徐振东,你别血口喷人,这件事早就判定了,他的死与我无关,完全属于医疗事故,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乔山退后好几步,侧身不再退,站在一旁,冷汗直流。

  一阵凉爽的夏风吹过,却感觉到背部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最强圣手徐振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轻舟司行霈只为原作者徐振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徐振东并收藏最强圣手徐振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