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脉,其实也是一种力量,只不过绝大多数人都感应不到。

  姜云从铁安手中学到了血脉之术,虽然不能和铁安相提并论,但只要他愿意,想要看到或者感应到他人的血脉,还是问题不大的。

  更不用说,此刻他感应到的可不是普通的血脉之力,而是血脉的爆发之力,极为强大和清晰。

  甚至,他都知道爆发出血脉之力的,就是这藏封阁内的天尊强者。

  这位天尊,自然就是为了保护藏封阁的。

  只是,对方为什么突然好好的爆发出了血脉之力?

  虽然心中疑惑,但这些念头在姜云的脑海里也只是一闪而过。

  旋即,他就装作没事人一样继续迈步朝外走去。

  任何宗门,任何修士都有他们自己的秘密。

  就好比姜云原本认为这吕封宗就是个不入流的宗门,藏封阁内应该也没有什么好东西。

  但是,既然能够让一位天尊强者坐镇这里,那就说明这里肯定是有着一些秘密的。

  这些秘密,姜云身为外人,根本不能知道,也不该知道的!

  刚刚他的转头,虽然就察觉到了血脉之力,再无其他任何发现,但是姜云担心那位天尊强者并不这么想,所以想赶紧溜走。

  果然,他的耳边却是再次响起了那个苍老的声音:“站住!”

  姜云心中顿时一凛,停下了身形,回过头,看着空无一人的藏封阁道:“前辈喊住我,有什么事吗?”

  那苍老的声音不带任何起伏的道:“你刚刚,感觉到了什么?为什么好好回头看了一眼?”

  姜云愈加警惕了起来,自己都已经没有察觉到对方的神识了,可没想到对方还是在盯着自己。

  心中转念,姜云的脸上依然装作若无其事的道:“刚刚我感觉到身后好像有一阵风吹过,所以我回头看了一下。”

  随着姜云的回答,他的耳边不再有声音响起,不过他却依然不敢动弹,知道那位天尊没有让自己离开。

  同时,他的内心也在猜测,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

  纵然自己能够感应到血脉之力,但也不至于因为这个理由,就要为难,甚至杀了自己吧?

  如果自己真的死在了这里,那就实在太冤了。

  姜云体内,镇古枪已经微微颤动。

  以镇古枪现在的实力爆发,纵然杀不死一位天尊,但至少能够让自己有逃生的机会!

  片刻的沉寂之后,那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道:“你上四层来!”

  一听这话,姜云的心,不禁又是往下一沉!

  让自己上去,这就说明他要面见自己,说明他不准备放过自己!

  微一犹豫,姜云沉吟着道:“严格算来,晚辈也并不算吕封宗弟子,贸然进入藏封阁四层,恐怕不大好吧!”

  那声音冷哼一声道:“我让你上来,你就上来,哪那么多废话!”

  “你要自己不肯上来,那我就带你上来。”

  事已至此,姜云知道自己是不上也得上了,内心叹了口气:“我是真不想和吕封宗为敌的!”

  一咬牙,姜云转身重新进入了藏封阁,来到了楼梯之处。

  原本这楼梯之上是有封印存在的,防止有人随意进入,但随着姜云的到来,这封印已经消失。

  姜云迈步而上,来到了四楼。

  四楼虽然面积和一楼一样大,但却是空空如也,只有在正中之处,坐着一个中年男子。

  自然,这就是吕封宗的那位天尊强者了。

  不过,看到对方的一刹那,姜云的目光不禁一闪。

  因为对方虽然散发出的气息无比强大,但却并不是本尊,而仅仅是一道神识分身。

  这让姜云心中暗忖道:“有意思,这无上城内,难道没有天尊强者的本尊出现!”

  “还是这也是域外世界的一种互相制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道界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轻舟司行霈只为原作者夜行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行月并收藏道界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