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山岛丛林内,反抗军基地中。

  坐在轮椅上的卡拉特抬起光秃秃的脑袋,望向洒落于洞口的阳光,眼神里是掩饰不住的喜意。

  他能明确地感受到,自神重临大地,颁布十诫后,就一改过去的血腥和混乱,时不时给予信徒们充满智慧光辉的指引,并以洞察万物的层次积极地介入大海之上的局势,试图帮助反抗军,帮助所有罗思德人,走出一条虽然艰难但能看见晨曦的荆棘之路。

  也许这就是重临大地的真实含义……卡拉特回忆了下刚才接收到的神谕,猜测那个叫做伊莲的红发女子是撬动“疾病中将”特雷茜,撬动大海之上力量对比,撬动各国平衡的关键,而只有世界局势变得混乱,罗思德人才能获得机会!

  卡拉特吸了口气,快速布置仪式,向“海神”祈求,将伊莲的照片临摹了出来。

  做完这一切,他本能扭头望向另外一侧,表情颇有些复杂。

  那个方向居住的是海神教会的大祭司,居住的是原本处于反抗军高层的宗教人士。

  他们虽然不敢违抗神谕,确实做出了极大的改变,但在许多细节上,依旧沉浸于过去,顽固,保守,落后,野蛮,拒绝拥抱更文明化的教会……他们再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被神抛弃……卡拉特难以掩饰内心的笑意,可又莫名涌起了一种强烈的悲哀感。

  …………

  翻阅完信徒们的祈祷,挑拣着给出回应,克莱恩返回现实世界,打算本身也主动地外出寻人,并顺便看一看哪里有真实扮演的机会。

  他右掌握住把手时,脑海内忽然闪过了一个足够荒谬但又具备实现可能的想法:

  “我真实的目的并不是找到红发的伊莲,而是借此接触‘疾病中将’特雷茜,弄清楚富商吉米.内克的结局,弄清楚那批有关死神的古老文献的下落。

  “也就是说,我需要的只是能引出‘疾病中将’特雷茜的红发伊莲,至于是不是真的,无关紧要。

  “我完全可以自己变成红发伊莲,让达尼兹将我送去‘巨力士’奥兹尔那里,顺便领取悬赏,而我则轻松简单地等着见‘疾病中将’特雷茜。

  “这操作好骚啊……”

  克莱恩猛地甩了下头,找理由否决了这个想法:

  “虽然是无面人,但女装我现在还是不能接受啊!

  “……难道跨出这方面的心理障碍,也是扮演守则之一?

  “而且我不了解红发的伊莲,想伪装也伪装不像,只有一张皮,很难骗过熟悉她的人,那样就见不到‘疾病中将’特雷茜了。

  “嗯,找红发伊莲的未必是特雷茜,还可能是这位海盗将军的敌人。

  “我不清楚‘疾病中将’的底细,贸然这么做无法评估危险程度。

  “稳一点比较好,遵从心的意志,先找出红发的伊莲,从她那里掌握到详细的情况,再考虑后续怎么做。”

  这时,克莱恩忽然察觉客厅内有些不对,达尼兹的呼噜声明显变小,长时间变小。

  “冰山中将”来了?克莱恩拧动把手,打开了卧室的房门。

  这近乎没有声音的动作里,达尼兹一下翻身坐起,睁开了眼睛。

  他努力掩饰着嘴角流泻的笑意,主动说道:

  “刚才船长来过了。

  “她说,‘血之上将’的船队出现于长尾岛,并继续往南航行,似乎要进入狂暴海。

  “这个消息的来源值得信赖!”

  长尾岛?罗思德海域最南方的那个岛屿?看来“血之上将”之前确实打算来拜亚姆,但被卡维图瓦和“海王”亚恩.考特曼的对抗惊到,绕过了这里,直奔狂暴海……嗯,他的情报官老奎因没发无线电报通告应该也是原因之一……克莱恩一阵遗憾,只能说计划没有变化快。

  ——他本打算将狩猎“血之上将”作为疯狂冒险家、赏金猎人格尔曼.斯帕罗成名之战的。

  杀一个“钢铁”麦维提始终缺乏点震撼性……克莱恩没有开口,目光平静地望着达尼兹。

  达尼兹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干笑了两声道:

  “‘血之上将’溜了,你和船长的合作也该中止了吧?

  “我可以回‘黄金梦想’号了吧?

  “后续可以通过你的信使联络!”

  克莱恩沉吟了下,从衣兜里取出纸笔,刷刷刷写下了召唤自己信使的方式。

  紧接着,他手腕一抖,让那张纸像金属薄片一样飞了出去。

  达尼兹的序列9是“猎人”,一个伸手就轻松接住了那便签纸。

  他瞄了两遍,掌心忽然涌出赤红的火焰,将纸张完全烧成了灰烬:

  “哈哈,即使我遗忘了,船长也有办法让我回想起来。”

  他顿了顿,挤出笑容,再次问道:

  “我可以回‘黄金梦想’号了吧?”

  克莱恩轻轻颔首:

  “可以。”

  可以……可以!达尼兹忍住了挥拳欢庆的冲动,免得刺激到格尔曼.斯帕罗这个疯子。

  他小心翼翼地笑道:

  “我先去把这段时间的房费付了,顺便出去买张船票,你知道的,拜亚姆最近不平静,船长不想让‘黄金梦想’号停靠于这里的私港。”

  还算会做人,知道把房费结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诡秘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轻舟司行霈只为原作者爱潜水的乌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潜水的乌贼并收藏诡秘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