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5点,橄榄树大道,帕梅的占卜小屋。

  阿尔杰.威尔逊推开上方有一格格玻璃的茶色木门,进入了这家神秘学主题的咖啡馆。

  他要了杯产自南大陆星星高原上帕斯河谷的费尔默咖啡,将之前买的那副塔罗牌拿了出来,摆在旁边,最上面一张正是“倒吊人”牌,描绘着一位双手反绑,倒着吊起的天使。

  与上午不同,他已改换了装扮,套着身古典的深色长袍,戴着顶类神职人员的软帽,仿佛从民俗传说里走出来的巫师或魔法师。

  无声吸了口气,阿尔杰慢慢品尝起咖啡,完全没有在等待谁的焦急。

  过了大概五六分钟,镶嵌着厚玻璃的茶色木门又一次敞开,进来了位穿黑色呢制大衣,戴半高丝绸礼帽的年轻男子。

  这绅士的外表年龄不到30,脸庞消瘦,棱角分明,兼具成熟与阴郁两种气质,正是微调了外貌,更改了些许人设的克莱恩。

  他未戴金边眼镜,但视力却没受任何影响,目光随意一扫,就落到了阿尔杰深蓝色的鬓角上。

  克莱恩的视线随之下移,看见了摆在最上方的那张“倒吊人”牌。

  无需言语,他直接走了过去,摘掉帽子,坐到阿尔杰对面,阴沉笑道:

  “我想占卜。”

  说话间,他已将那位塔罗会元老级成员的容貌收入了眼底:

  五官深刻,轮廓粗犷,有明显的雨打风吹之色,一看就是比较能打,且经常奔波在外的类型;

  皮肤偏古铜,却和本地人种有一定的区别,像是纯正鲁恩人常年日晒雨淋后的结果,但那深蓝色的头发又较为特殊,不属于鲁恩,更接近于迪西海湾靠狂暴海区域的殖民地人种。

  混血……克莱恩在心里做出了判断。

  阿尔杰看着对面的男士,慢慢将他与“世界”的形象重叠在了一起,然后推出那副塔罗牌,低沉说道:

  “这需要你自己洗牌和切牌。”

  克莱恩伸手拿起,全部展开看了几眼,接着将它们合拢在一块,哗啦啦做了次洗牌。

  他连续切牌,抽出三张,摆成过去、现在和未来牌阵。

  克莱恩身体缓慢后靠,右手却将正中间那张塔罗牌翻了过来,其上有位赤裸的,仅缠着紫色丝巾的女性,周围则是如同门扉的绿色花环。

  这正是编号为21的“世界”牌,第22则回归于0,象征“愚者”。

  “该怎么解读?”克莱恩故意问道。

  虽然“倒吊人”没有明确提过“世界”就是“愚者”的眷者,但克莱恩认为没必要在这方面抱有侥幸的心思,坦然表露更利于建立形象——如果对方还未猜到,这就是真诚有底气的表现,要是阿尔杰已经知晓,这能让“世界”显得从容,似乎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中。

  他,知道我知道了?在灰雾之上提出那个话题前,他就相信我能猜到?厉害啊……阿尔杰心中一凛,语速不快不慢地回应道:

  “逆位,表示事情会因准备不足而失败。”

  “那要做哪些准备呢?”克莱恩若有所思点头,反问了一句。

  阿尔杰将“世界”之外的所有塔罗牌收回,手法熟练地重新洗牌和切牌。

  接着,他翻开了最上面那张牌。

  这是一张“教皇”牌!

  阿尔杰嗓音依旧低沉:

  “你需要忠告,需要信仰与宗教的帮助,避免走入错误的道路。”

  不等克莱恩开口,他按照顺序,翻开了第二张牌,上面有俯视着大地的“月亮”:

  “你会迷惑,你会困顿,你会在梦境中徘徊,但这只是暂时的。”

  紧跟着,阿尔杰给出了第三张塔罗牌,那是一张“太阳”牌。

  “一切都会过去,光芒终将照耀大地。”他就像个神棍般说道。

  克莱恩沉默了几秒,确认般问道:

  “教会,梦境,太阳?”

  阿尔杰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轻轻点头道:

  “就是这样。”

  刚才的塔罗占卜里,他蕴藏了后续计划的暗示。

  其实,以他现在没进入牌局,根本未被关注的处境,完全没必要这么委婉,可以直接讲述具体的内容,但阿尔杰觉得还是该试一试“世界”这位眷者,看他是否拥有足够的头脑,而不是更多依靠武力。

  如果双方智商在同一水平线上,阿尔杰认为以后可以更多地合作,聪明人之间不需要说得太多,反之,他会尽量不让“世界”深入参与自己的事情,只在需要打手时,请他帮忙,除非“愚者”先生另有命令。

  现在,“世界”的回答和之前的表现让他确认对方老辣强悍,经验丰富。

  呵,我可是塔罗牌专家……在这方面,“倒吊人”先生你才刚入门……克莱恩暗笑一声,在心里贬低了对方一句。

  “倒吊人”隐藏在解读里的内容非常简单,“教皇”牌的意思是,他想将“烈焰”达尼兹和“钢铁”麦维提的事情通报给风暴教会,借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诡秘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轻舟司行霈只为原作者爱潜水的乌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潜水的乌贼并收藏诡秘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