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哒哒哒的声音,一截虚幻的白纸从无线电收报机里吐了出来,上面用鲁恩文写道:

  “至高的伟大的永恒的主人,您渺小的卑微的忠诚的仆人阿罗德斯应您召唤而来!

  “您知道吗?艾伦.克瑞斯医生家的孩子前晚已经出生了。”

  还好我及时联络了“魔镜”……克莱恩轻轻颔首道:

  “现在知道了。”

  哒哒哒,那截虚幻的白纸吐出了更多:

  “根据对等原则,轮到您提问了。”

  克莱恩本想问一问因斯.赞格威尔、“0—08”和那个“红天使”恶灵的事情,可想到自己在灰雾之上都占卜失败,“魔镜”阿罗德斯肯定也看不清楚,最多能提供“0—08”更为详细的资料,而这样一来,在没有灰雾屏蔽的情况下,自己等于真正地“知道”了“0—08”,也就相应会被对方知晓,不利于藏在幕后,导演戏剧。

  他思索了两秒道:

  “有什么办法可以更快地消化魔药?”

  “更好地扮演。”虚幻的白纸上,几个黑色的单词被哒哒哒打了出来。

  看到“魔镜”的回答,克莱恩先是沉默,旋即缓慢地吐了口气。

  对目前的他来说,因斯.赞格威尔出现得太早了!

  他还有差不多两个月才能消化掉“秘偶大师”魔药,到时候,早已集齐材料的他完全能以复仇为主题,导演一场对因斯.赞格威尔这半神的谋杀,将序列晋升与了却心愿放在一起,再不需要考虑退路,然而,因斯.赞格威尔不会在他一切准备就绪后才“登场”,不会遵照他预定的流程行动。

  按照克莱恩最早的想法,应该是先搜集情报,掌握行踪,等到八月底九月初,再根据实际情况确定计划,后来发现这太不符合实际,因斯.赞格威尔执掌着“0—08”这件可怕的封印物,如果不是遭恶灵附身,根本不会暴露行藏,如果不能利用他这段时间状态方面的问题,等他驱除了体内的恶灵,很可能找都找不到他,总是会因为各种巧合错过。

  而且,若真是那“红天使”恶灵,克莱恩还担心自己和伦纳德展开复仇行动之前,因斯.赞格威尔就已经莫名其妙死去,因某个阴谋或可笑的缘由,而非他做过的坏事。

  基于这些方面的考虑,克莱恩试图更快地消化魔药,希望能在一两周内完成,可“魔镜”阿罗德斯的回答,让他一阵沮丧,也明白了这种事情没办法强求。

  这么短短半个月,甚至可能只有几天,他哪里还能创造出更好地扮演机会?

  刚才的沉默里,克莱恩已然下定了决心,那就是不把两件事情强行绑定在一起,从现在开始,在有成功率的前提下,以向因斯.赞格威尔复仇为主导。

  他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虽然距离廷根市黑荆棘安保公司内发生的那些事情才10个月左右,不到一年,但克莱恩却觉得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久到他不愿意再等待。

  瞄了眼那台很是阴森的无线电收报机,克莱恩想了想,表情突然严肃起来,沉着嗓音,开口问道:

  “我之前用‘赢家’秘偶看了自己,明白了‘命运’途径的非凡者面对我时,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反应。

  “现在,我想问一问你,你从我身上看见了什么?”

  这句话宛若惊雷,回荡在了房间内,那台无线电收报机陡然失去动静,隔了好一会儿,才重新响起哒哒哒的声音。

  一截黑色的虚幻纸张被吐出,上面是一个个煞白的单词:

  “我,我从您身上看见了支柱,支配。

  “这样的回答,您还满意吗?”

  支柱,支配……这什么意思?克莱恩本想追问,可又觉得阿罗德斯多半不会讲得明明白白,因为自身缺乏相应的知识。

  眼见再下去就会被“欲望母树”找过来,他点了下头道:

  “还行。

  “今天就这样,你回去吧。”

  无线电收报机哒哒哒的声音一下变得轻快,就连吐出的纸张也变回了白色:

  “好的,伟大的主人再见~您忠诚的仆人阿罗德斯随时等待着为您效劳。”

  这一次,“魔镜”似乎忘记了配一个挥手的简笔画。

  跑得还挺快嘛……克莱恩咕哝了一句,当即逆走四步,进入灰雾之上,具现出“世界”格尔曼.斯帕罗,告知“隐者”嘉德丽雅,她需要的神话生物血液已经预备好,请尽快给予弱小期短暂恢复一定力量的办法。

  没过多久,“星之上将”嘉德丽雅就布置仪式,将一件物品献祭给了“愚者”,并请这位伟大存在将那东西转交“世界”,并告知他,办法就是催动那件物品,从历史之中,从过去的自己处,短暂借来一部分力量!

  这听起来很耳熟啊……很像“占卜家”途径序列3“古代学者”的能力……“愚者”克莱恩听得一愣一愣,随手就拿起了“隐者”女士献祭上来的那件物品:

  这形如一根手杖的杖头,上面镶嵌着一枚枚长条形的透明宝石,绘刻着一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诡秘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轻舟司行霈只为原作者爱潜水的乌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潜水的乌贼并收藏诡秘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