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这件事情是针对我来的吧?克莱恩心中一惊,整个人顿时变得异常清醒。

  作为一个屡次经历类似事情的人,他在这方面已经有点“被迫害妄想症”。

  “真的有这种可能啊……我刚到奥拉维岛,‘欲望母树’就借助梦境,给予福莱特.肯启示,开始了整个计划,我和比尔特.白兰度第一次碰面的时候,天体教派的人举行仪式,让那个流浪汉替身暴食而亡……

  “如果是针对艾弥留斯上将,计划必须保证失去替身的情况下,他找不到另外的帮手,或者没有别的办法隐瞒,很显然,这是不确定的,我的掺合就是明证……

  “若目标是我,以上的问题就能得到解释。”克莱恩用“小丑”的能力控制住脸部表情,沉默地注视着福莱特.肯。

  有了这样的猜测后,他心里旋即涌现出更多的疑惑:

  “可他们怎么确定比尔特.白兰度会找我?

  “格尔曼.斯帕罗能变成任何人的情报是‘疾病中将’特雷茜传出来的,属于‘欲望母树’无法控制的因素……

  “当然,这也能换一个角度来看,正是因为这个情报传扬开来,而我又抵达了奥拉维岛,‘欲望母树’才降下启示,推动这件事情。

  “可问题在于,祂为什么要污染我?我和玫瑰学派的仇恨远没到引来一位邪神关注的程度啊,也就和莎伦小姐他们杀掉了一位序列5‘怨魂’,一个序列6‘活尸’,一个序列7‘狼人’,夺走了‘深红月冕’和‘生物毒素瓶’……针对‘血之上将’的狩猎则还没有真正开始,就已经中断,尚未付诸实践,只是干掉了‘钢铁’麦维提而已……

  “因这些事情到来的报复,甚至都不可能超过圣者这个位阶!

  “是我本身有特殊,一上岛就与这里‘欲望母树’气息形成的物品产生了某种程度的‘共鸣’?

  “但之前在贝克兰德,在廷根市,也没见哪位神灵遗留的圣物有不正常的反应啊。

  “还有,我事前有到灰雾之上占卜过,得到的启示是流浪汉的死亡属于巧合,非神话生物或‘0’级封印物安排,结果却不是这样……

  “这,这是灰雾之上的占卜第一次被真正意义上的干扰了?让我没有察觉地被干扰了?”

  克莱恩思绪一滞,发现这才是最严重的一个问题。

  之前涉及“0—08”时,他都只是得不到有效的启示,而非结果被干扰!

  所以,是超过“0”级封印物层次的力量?“欲望母树”亲自干扰,而且本身是真正的神灵?但是,七神都很难直接影响现实世界啊,必须有相应的仪式……嗯,我也有在灰雾之上占卜扮演艾弥留斯的危险程度,获得的启示是可以承受,事情的发展与这个结果完全吻合,这又没被干扰了?克莱恩越想越觉得整件事情充满迷雾。

  最让他想不明白的是,如果污染的目标是自己,为什么他会几乎没受什么太艰难的考验,就相对简单地解决了问题。

  这让“欲望母树”的安排像是一个笑话!克莱恩在那种沉凝的感觉快要压垮福莱特.肯时,再次开口提问,印证心里的猜测。

  让他颇为惊讶的是,这一周来,天体教派从未举行过祈求“欲望母树”干扰占卜的仪式,也没针对谋划失败有什么特别的安排。

  奇怪……克莱恩掏出枚金币,让它当的一声弹起,做最后的确认。

  即使不用占卜,他也几乎能肯定福莱特.肯没有撒谎,这一是因为对方精神已经崩溃,不具备编织合理说辞的能力,二是福莱特.肯的回答符合逻辑,与克莱恩故意没说的一些细节吻合。

  啪!金币落至摊开的掌心,国王头像朝上,表示肯定。

  结合占卜语句,克莱恩最终确定福莱特.肯没有撒谎。

  将心里的疑惑暂时压下,他重新望向福莱特.肯,没有一点笑意地问道:

  “你曾经做过哪些违背王国法律和社会风俗的事情?”

  福莱特.肯怔了几秒,精神状态似乎一下得到好转。

  在他看来,与艾弥留斯上将相关的谋划是最严重的罪行,是最容易惹怒面前大人物的事情,其他都只是一些小问题,不值得半神花费精力关注。

  所以,跳过重要部分,来到普通话题,意味着他也许会有一个好结局。

  福莱特.肯忍不住露出不太明显的笑容,忙不迭地交代道:

  “我曾经为了谋夺别人的家产,将他们一家折磨了一夜,并杀害丢弃至丛林内,然后,利用伪造的文件,顺利得到了不菲的财富。

  “我故意诱导很多信徒放纵欲望,看着他们在事后的空虚和悔恨里一步步成为‘欲望母树’的养料。

  “我诱骗过不少夫人,以帮她们解放天性,获得灵的救赎为借口,占有了她们。

  “我将一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诡秘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轻舟司行霈只为原作者爱潜水的乌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潜水的乌贼并收藏诡秘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