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边无际的灰雾安静悬浮,青铜长桌上首响起了轻微的摩擦声。

  克莱恩改变坐姿,愈发凝重地推敲起恶灵事件的细节,越来越相信自己和莎伦小姐在那一刻完全忽视了拉夫特.庞德出问题的可能性:

  “这属于‘红祭司’途径‘阴谋家’的非凡能力?

  “而且这更接近于正常范畴的欺骗,只在细微处有超自然力量的作用,所以,哪怕我进了灰雾之上这片神秘空间,也不会被动察觉遭受了蒙蔽,必须主动地思考和分析,才能发现问题?

  “如果不是从阿兹克先生那里知道恶灵疑似早已陨落的‘红天使’梅迪奇,我根本不会觉得事情有问题,也就不可能雇佣‘魔术师’小姐去威廉姆斯街寻找异常迹象……”

  想了几分钟,克莱恩具现出纸笔,准备用占卜的方式确认自己的推测。

  斟酌了好一阵子,他终于落笔写了下“梦境占卜”的语句:

  “拉夫特.庞德从男爵现在的状况。”

  放下深红色圆腹钢笔,克莱恩握着写有占卜语句的纸张,向后靠住了椅背。

  他先回忆了下自身掌握的拉夫特.庞德信息,接着才闭上眼眸,默念语句,进入冥想。

  克莱恩的思绪飞快平和,迅速陷入了梦境。

  那灰蒙蒙的天地里,断断续续的画面一幕幕闪过,最终定格于西维拉斯街29号那栋房屋。

  温暖的起居室内,拉夫特.庞德穿着棉绒睡衣,端着装有红色液体的酒杯,安静地立在窗口,眺望斜对面的贝克兰德警察厅总部。

  这位从男爵两鬓的斑白愈发明显,浮肿的眼袋染上了青黑的色泽,额头眼角和嘴边的皱纹深刻得超越了他四十来岁的年纪。

  他的瞳孔呈现不严重但也不正常的扩散,两颊酡红,神情含笑,与克莱恩之前见到的样子有了些微又异常的改变。

  果然,他这里出了问题……克莱恩脱离梦境,考虑起该怎么处理恶灵的问题。

  毫无疑问,他在这方面是有思维惯性的,联系不上莎伦小姐的情况下,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举报!

  但该怎么举报呢?克莱恩认真思索了一阵,具现出“世界”的身影并让他祈祷道:

  “通过可靠的途径,将以下消息投递给黑夜女神教会和蒸汽与机械之神教会。

  “消息是:弗萨克和因蒂斯的高级间谍聚集于威廉姆斯街,目的不明。

  “报酬,100镑。”

  这是克莱恩反复斟酌过的说辞,直接透露“天使之王”、“红祭司”、梅迪奇家族和图铎王朝遗迹等事情确实更能引起教会和军方重视,但也很容易让负责举报的“魔术师”佛尔思小姐被官方组织盯上,危险极大。

  “弗萨克和因蒂斯的高级间谍聚集于威廉姆斯街”的说法不仅相对柔和,属于普通非凡者也有机会察觉的事情,而且足以让教会和军方警惕,派出相应的强者,采取最有效的手段。

  至于后续查出了什么,则属于他们的贡献,与举报者无关。

  而找阿兹克先生帮忙的选项,克莱恩有考虑过,但最终决定放弃,因为那恶灵生前疑似天使之王,非常危险,还在恢复阶段的阿兹克先生未必能对付。

  略作沉吟,克莱恩将具现出来的场景化作流光,投入了象征“魔术师”小姐的深红星辰。

  …………

  贝克兰德,乔伍德区。

  佛尔思收到了“世界”先生的回复,听得一愣一愣。

  “那是弗萨克和因蒂斯的高级间谍?”她惊愕自语,相信自己提供的素材根本推理不出这样的结论!

  不过,她很快释然,认为“世界”先生之所以怀疑威廉姆斯街有异常,正是因为收到了相应的高级间谍情报,在确认有弗萨克和因蒂斯人出没后,非常简单就能得出结论。

  将消息投递给黑夜教会和蒸汽教会?这不就是举报的委婉说法吗……可惜啊,不能再去旁观,否则肯定可以看见一幕好戏……佛尔思对举报并不陌生,毕竟她的室友兼好友是一位赏金猎人。

  她迅速有了主意,决定把举报这件事情交给经验丰富的休来做。

  出了卧室,她看见休正坐在沙发上,身体前倾地翻看着目标文档,时不时抬手抓一下乱糟糟的黄发,显得极为认真。

  佛尔思随手拿了样装饰用的物品,靠拢沙发,递了过去:

  “来,吃块蛋糕。”

  休瞄了眼涂抹着奶油的蛋糕,思绪没有分散,抬掌就要抓住。

  这时,佛尔思手腕一翻一摊,掌中的蛋糕已变成了一朵金黄色的布料花。

  “惊喜吗?”她含笑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诡秘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轻舟司行霈只为原作者爱潜水的乌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潜水的乌贼并收藏诡秘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