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号”上,安德森.胡德双手按住船舷,看见“漆黑海洋”下涌出的不死生物大军潮水般退去,争先恐后你撞我踩地奔向“黑色郁金香号”的后甲板,看见格尔曼.斯帕罗右手按帽,从天而降,稳稳落于“地狱上将”路德维尔的对面。

  这样的场景在或深红或阴绿的光芒映照下,在怨魂幽影和各种奇怪灵界生物的衬托下,有种难以言喻的美感。

  酷!不愧是最疯狂的冒险家……安德森由衷地赞了一声,旋即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格尔曼.斯帕罗飞过去之前,好像扔了张符咒在自己的面前,而且还专门演示了开启咒文!

  他的意思是……安德森.胡德视线下移,在脚边发现了那张白锡制成的符咒。

  “黑色郁金香号”上,身体微微弓起,目光锁定了敌人的克莱恩内心并不像他表面那么冷酷和平静。

  安德森这家伙快点用符咒飞过来啊,我一个人大概率搞不定,甚至非常危险……眸子内映出银白面具和两团苍白火焰的同时,克莱恩油然地无声地祈祷了一句。

  因为那双注视甲板注视自己的神秘双眼存在,因为安德森.胡德提及的梦境世界深处的开门者,他谨慎地放弃了立刻向自己祈祷,然后去灰雾之上用“海神权杖”回应的选项,并告诫自身不到绝境尽量不要暴露这方面的问题。

  他相信“蠕动的饥饿”加“火种”手套加“魔术师”各种非凡能力加“海神领域”的不同符咒,能让自身拥有与“地狱上将”路德维尔一战的实力,而阿兹克铜哨对不死生物和偏死灵领域灵界生物的吸引力,可以帮助他废掉“强大通灵者”最厉害的手段——对“死神”途径的序列5来说,只要不超过必要的限度,面对一定数量内的中序列敌人时,始终都在以多打少!

  不过,克莱恩并不认为这种局面下的自己就一定能赢“地狱上将”路德维尔,甚至干掉对方,这一是因为主战场在“黑色郁金香号”上,参考“星之上将”对“未来号”的应用,有脑子的都知道情况并不那么乐观,二是“地狱上将”路德维尔为目前最资深的海盗将军,背靠“五海之王”和“灵教团”两大势力,身上的神奇物品乃至封印物不会比克莱恩逊色多少,或许还有所超过,另外,很多传闻指出,他拥有一枚古代死神遗留的戒指!

  再加上本身序列确实要比“地狱上将”低,克莱恩不仅没有狩猎即将成功,疯狂冒险家扮演更进一步的激动,反而内敛紧绷,不敢大意,只盼着那厄运缠身的“最强猎人”尽快飞过来。

  实力在同一层次的两人联手,才有不小的希望击败或者抗衡住失去了死灵大军的路德维尔,给“星之上将”嘉德丽雅和她的海盗们腾出清除拼凑怪物的时间与空间!

  念头一闪而过,克莱恩毫不犹豫地展开了进攻,让“火种”手套窃取来的“剧毒之雾”飞快往外扩散。

  没人能看出他的内心有那么多的辗转和担忧。

  戴着夸张三角帽和银白面具的“地狱上将”路德维尔也在同一时刻抬起了始终紧握的左拳,张开五指,用掌心对准克莱恩。

  瞬息间,前甲板被触目惊心的黄绿色雾气笼罩了,而路德维尔身前,虚幻光芒先是爆发,旋即以一点为圆心,飞快旋转,往内塌陷,构建出了一扇略显模糊的对开青铜大门。

  这青铜大门表面布满各种各样的神秘花纹,有种无法描述的深沉与死寂感。

  吱呀一声,大门摇晃着裂开了一道缝隙。

  缝隙之后是看不透的无垠黑暗,如同那最深最沉的夜空。

  一双双难以名状的眼睛就那样藏在深邃的黑暗里,密密麻麻,到处都是,却又无法看见具体的样子。

  一条条没有皮肤的血淋淋手臂伸了出来,一根根凸显出婴儿脸孔的青黑藤蔓延伸了出来,一只只裂有嘴巴长满牙齿的手掌抓了出来,它们尖叫着,大笑着,哭泣着,喊闹着,争先恐后地抓摄起外面的一切。

  这带来了恐怖的吸力,阴冷到能冻僵人骨髓的飓风凭空刮起,将一件件事物推向了那些诡异的事物,推向了青铜大门的缝隙处!

  黄绿色的“剧毒之雾”一下被清空,克莱恩不由自主地就前倾身体,踉跄着蹬蹬而行。

  他左掌的手套当即变得漆黑,既有夜晚的邪异,又有星空的尊贵。

  克莱恩的棕眸随之深邃,一片幽暗,他的左臂往旁边张开,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席卷着前甲板的可怕吸力突然改变了朝向,将正奔往后甲板的白骨骷髅和腐烂活尸一个接一个“抓”起,丢向大门缝隙处,任由它们被长着婴儿脸孔的青黑藤蔓缠住,被血淋淋的手臂抱住,拖向青铜大门后无数眼睛所在的区域。

  “扭曲”!

  “腐化男爵”的“扭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诡秘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轻舟司行霈只为原作者爱潜水的乌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潜水的乌贼并收藏诡秘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