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特福德子爵……王室的宫廷侍卫长……从这个职位看,贝克兰德大雾霾事件背后确实有王室某个派系的影子,至于是谁,有待调查……克莱恩暂时抽不出手去验证特莉丝的回答,只能让塞尼奥尔嘿了一声道:

  “你竟然这么轻松就告诉了我线索,这让我有些不敢相信。”

  特莉丝带着几分嗤笑和自嘲之意地说道:

  “因为这对我来说,是一件好事,看得出来,你和你代表的势力对王室对幕后那些家伙的真正图谋很感兴趣,如果能通过提供一些有效的线索,让你们与他们发生冲突,让真正的阴谋家浮出水面,我非常乐意,这有助于我复仇,而且是极大的帮助。”

  根据这个逻辑,反过来是否同样说明,我也能利用你驱使你调查这件事情,钓出藏在幕后的真正黑手,从而让自身势力在掌握有效情报前,始终藏在安全隐蔽的地方……咦,特莉丝刚才这番话不就是在诱导我与她进行有限度的合作,并自愿成为揭开真相的“排雷兵”……她表明了自身被利用的价值……她害怕我最终决定杀她……克莱恩大致读懂了特莉丝真正想表达的意思,操纵“怨魂”道:

  “很有道理,我也应该这么做。

  “我想不需要我威胁或者诱惑你,你自己就会在伤势痊愈后,尝试着接触斯特福德子爵。”

  特莉丝勾了下嘴角道:

  “我只希望他喜欢的不是男人。”

  这也不是没办法解决,如果你已经有了序列5,可以考虑换到“猎人”途径的序列4“铁血骑士”……还有,你忘记过去的自己了吗?为什么越来越习惯应用“欢愉魔女”的能力来对付男性……克莱恩腹诽了两句,让塞尼奥尔笑道:

  “这不是问题,你可以给他看你以前的照片。”

  特莉丝怔了一下,表情呈现出略微扭曲的状态,有种深埋于心底的羞耻被人活生生挖了出来,暴露于阳光底下的感觉。

  她秀气的眼眸随之蒙上了一层源于羞恼的怒火,因受伤而苍白的脸庞瞬间涨得发红。

  特莉丝很快收敛住了自身的情绪,呵了一声,低哑说道:

  “不愧是‘血之上将’,对魔女途径果然有着足够深刻的了解。”

  她之前并不确定啊,我还以为魔女教派和玫瑰学派有过合作,所以她相信“血之上将”知道“刺客”途径的秘密,这才开了那句玩笑……不管怎么样,嘲讽别人性别都是不太好的……嗯,这倒是挺符合“血之上将”的人设……秘偶大师的守则之一是“记住,每一个人偶都有它自己的设定”?特莉丝刚才之所以提以前的照片,看来只是单纯地宣泄折磨并除掉了一位仇人的喜悦与兴奋,并没有特别注意描述里的细节……克莱恩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操纵塞尼奥尔道:

  “到了我这个层次,总会了解到不少隐秘。”

  他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转而说道:

  “我该怎么联络你?

  “在你调查斯特福德子爵的过程里,我也许能提供一些帮助。”

  特莉丝将手伸向耳旁,抓起了一把乌黑顺滑的头发,然后,幽蓝的冰片凝聚,切了一绺下来。

  她旋即摊开握着那缕黑发的手掌,任由漆黑无声的火焰冒出,将一根根发丝烧成了灰烬。

  这些灰烬没有被下水道里阴冷的风吹起,而是往内收缩,汇聚成了一团糨糊般的黑色事物。

  “将它们均匀涂抹在镜子上,我就知道你要找我了,我后续会利用那面镜子和你进行交流。”特莉丝手腕一抖,将那团糨糊一样的黑色事物抛向了“血之上将”塞尼奥尔,“这大概能用五次,足够了。”

  因为塞尼奥尔只是秘偶,所以克莱恩一点也不担心意外地让他接住了那团黑色粘稠事物,看了几眼,随手塞入了衣物口袋内。

  特莉丝沉默了几秒,咬了下嘴唇道:

  “如果我需要一定的帮助,该怎么联络你?”

  这是个问题……克莱恩很想让对方直接召唤信使小姐蕾妮特.缇尼科尔,反正之后特莉丝只要打听下“血之上将”的近况,就能知道这位怨魂的背后藏着格尔曼.斯帕罗,这是隐瞒不住的事情。

  考虑了几秒,他还是决定谨慎一点,认为等特莉丝真的发现了再更改联络方式也不迟。

  毕竟这不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她为埃德萨克王子复仇,或许确实有真情实意,但多半还包含着别的目的,比如,也为自己复仇……克莱恩让塞尼奥尔环视一圈道:

  “这条下水道藏着不少秘密,我经常过来,你可以把需要的帮助用文字的方式留在这里。

  “如果事情紧急,来不及去做,你可以先联络刚才那位,让他来这里留言。”

  特莉丝缓慢点头道:

  “好。”

 &e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诡秘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轻舟司行霈只为原作者爱潜水的乌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潜水的乌贼并收藏诡秘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