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手链上一枚石头和莱曼诺旅行笔记一段时间的使用权?他怎么知道我有这两件物品的?我记得我没有在塔罗会上提过啊……听到“世界”格尔曼.斯帕罗的回复后,佛尔思一阵诧异,颇感震惊,似乎所有的秘密都被人看穿了。

  她精神霍然紧绷,飞快回想自己哪里出了纰漏。

  “除了老师、休和‘愚者’先生,没谁知道我有这两件物品啊,尤其莱曼诺的旅行笔记,我都没怎么用过……‘愚者’先生……额,‘世界’先生在塔罗会上有些表现很奇怪,从未提交过罗塞尔大帝的日记,在这方面似乎一点也不用心,也不担心……他和‘愚者’先生有深层次的关联,从祂那里得到了相应的情报?信徒,或是眷者?”佛尔思仔细思索了一阵,隐约把握到了点什么,不再像刚才那么惶恐。

  直到此时,她才有精力去考虑“世界”格尔曼.斯帕罗的要求是否可以接受。

  对佛尔思来说,这样的开价简直太便宜了,比她预想得还要少,还要合理!

  作为一名经常不外出待在家里写稿休息的非凡者,将莱曼诺的旅行笔记借出去一段时间完全不影响自身的安危和使用,而那串可以帮助她穿梭灵界的手链,还有两枚石头,送一枚给“世界”格尔曼.斯帕罗同样不会让她彻底失去底牌。

  唯一的问题在于,“世界”先生似乎只愿意尝试一次,如果失败,依然会索取这份报酬……嗯,以他需要承担的风险而言,这也正常……我原本还以为需要帮他做不少事情,并从老师那里用叛徒脑袋换取奖励来偿还欠债……佛尔思定神想了几秒,向“愚者”先生做起了祷告:

  “……请转告‘世界’先生,我接受他的条件,会竭力配合他的行动。”

  她本来想提醒“世界”格尔曼.斯帕罗一句,说使用那枚石头会获得满月呓语这个后遗症,可旋即醒悟过来似乎只有“学徒”途径的非凡者才有这样的待遇。

  …………

  不管成功还是失败,有了那枚石头,我都能悄然离开贝克兰德,与“倒吊人”先生会合,探索那座原始岛屿了……到时候,一边用石头,一边用那本魔法书记录,怎么回来也不用担心了,除非运气实在太差,记录失败……克莱恩悄然松了口气,打开房门,让贴身男仆理查德森进来帮自己整理穿着。

  “先生,用过早餐之后,您预定的行程是去王国博物馆看王室珍藏展。”理查德森一边帮雇主穿上外套,一边说着今天的安排。

  因为道恩.唐泰斯的社交舞步进展极快,所以上午的礼仪课从每周五次降到了三次,让他有多余的时间做别的事情,而类似的展览必然会在上流圈子里成为讨论的热点,不亲自去看一看会显得不够体面。

  至于去圣赛缪尔教堂听主教布道的事情,克莱恩也有意识降低了频率,这不是因为每次都要捐个几十镑,而是担心过了开头的新鲜期后,去得太频繁会引人怀疑,自然与合理是他这次计划的核心要素。

  他打算周日之外,其余六天随机选两天去,依靠更长的时间来积累情报,摸清规律,不急,不躁!

  “我已经迫不及待。”克莱恩看着镜中气质出众的自己,微笑对贴身男仆说了一句。

  想到圣赛缪尔教堂和黑夜教会,他又自然地联想起了伦纳德.米切尔秘密调查夏洛克.莫里亚蒂的事情,不明白对方究竟在怀疑什么。

  是埃姆林.怀特上门购买“火种”手套的事情让伦纳德决定调查他周围的人,还是卡平案、兰尔乌斯案里大侦探若隐若现的身影让负责调查的红手套有所察觉?或者兼而有之?克莱恩思索着自己曾经留下的痕迹,大致有了猜测。

  他并不怕夏洛克.莫里亚蒂被黑夜教会通缉,登上悬赏令,反正除了联络几个熟人,这位大侦探不会再出现了,他担心的是被人发现早期的夏洛克.莫里亚蒂和克莱恩.莫雷蒂很像,从而追查到死去的前值夜者。

  其实,就算发现了,也没什么,我已经不是当初的“小丑”、“魔术师”,想找到我的半神也不是一个两个,即使再加上教会的高级执事,问题也不会出现质变……而且班森、梅丽莎是真正的普通人,教会肯定不会牵扯到他们,不会打扰他们的生活……不知道会不会把抚恤金给收回去,应该不会,这没法向普通人解释……克莱恩债务多了反而不发愁地想着。

  这也就是他昨晚听到“水银之蛇”威尔.昂塞汀点出他克莱恩.莫雷蒂的身份时,那么淡定那么平静的原因。

  一位很早就与夏洛克.莫里亚蒂有过接触,且擅长命运相关能力的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诡秘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轻舟司行霈只为原作者爱潜水的乌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潜水的乌贼并收藏诡秘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