蔓延看不到边际的灰白雾气之上,仿佛诸神居所的古老宫殿内。

  一道道深红色光芒在青铜长桌两侧往上蹿升,分别固化为了模糊的身影。

  “正义”奥黛丽当即起身,虚提裙摆,向着最上方行礼道:

  “下午好,‘愚者’先生。”

  她的情绪不算低落,可最近发生的那么多事情让她没法像过去那样尾音轻扬。

  等到成员们行礼完毕,各自落座,奥黛丽眸光一扫间,已是习惯性做起观察。

  几乎是瞬间,她发现“隐者”女士的精神状态和肢体语言都表明她在担忧着某些事情。

  与“神秘女王”有关?还是说,别的问题?或者,两方面的因素都有?“正义”奥黛丽略感诧异和好奇地思考起可能的缘由。

  经过这么一次次塔罗聚会,她早为“隐者”女士画了一副“心理肖像”,认为这是一个相当矛盾的非凡者,既经验丰富,知识渊博,沉稳干练,又在某些方面大胆鲁莽,像是还未成年的少女。

  结合对方表现出来的与“神秘女王”的关系,奥黛丽对此的解读是,“隐者”女士虽然经历过很多,但不少时候是在那位女王庇佑和安排下才顺利解决掉问题的,她的内心深处还活着一个渴望关爱和照顾的小女孩。

  而正是有这样的潜藏状态,奥黛丽大胆猜测“隐者”女士面对那种被“遗弃”又没犯什么严重错误的人时,会不自觉地怜悯他们,同情他们,帮助他们。

  同时,根据女性,活跃于海上,实力达到序列5,有不少神奇物品,见闻和经历都很丰富,喜欢戴一副厚重眼镜,和格尔曼.斯帕罗有交集等信息,奥黛丽认为自己随意翻一下与海盗有关的通缉令和报纸,就能毫无疑问地确定“隐者”女士的身份,不过,她没有专门去做这件事情,只是大致有所猜测。

  不,“隐者”女士现在应该已经是序列4的半神,能让她这么担忧的事情不会太多……肯定不是因为战争爆发,一位大海盗不可能为此太过烦恼……念头电转间,碍于了解不够,“正义”奥黛丽除了往“神秘女王”方向猜,实在没别的思路。

  而这个时候,“隐者”嘉德丽雅脑海内回荡的是两件事情:

  “女王为什么一下寄了这么多日记过来?如果不是我已经成为‘神秘学家’,掌握了某些秘术,这么短时间内根本没法全部记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女王是不是陷入了某种困境?

  “弗兰克这个家伙,居然不想举行仪式,直接服食魔药晋升,还好被我阻止了,不过,‘德鲁伊’的仪式对他来说完全没有难度,掌握多种普通动物三种超凡生物的生活习性、肉体结构是一个已经在搞动植物杂交的疯狂‘生物学家’提前就已经做好的功课,下周,不,这两天他就能成为‘德鲁伊’,他需要做的就是把以前积累的知识和经历书写出来,作为仪式的组成部分……”

  思绪纷呈间,嘉德丽雅收敛起忧虑,转向青铜长桌最上首,低下脑袋,恭敬说道:

  “伟大的‘愚者’先生,我这次搜集到了一整本罗塞尔日记。”

  一整本……听到“隐者”女士的话语,包括“倒吊人”阿尔杰在内的众位成员都明显愣住,这有些超乎他们的认知了。

  以往都是两三页,一两页地提交,这次居然是一整本!

  出了什么事情吗?哪怕对这方面事情最不关心,最为迟钝的“太阳”戴里克也察觉到了一丝异常。

  他们都知道“神秘女王”贝尔纳黛是罗塞尔大帝的长女,能提供一整本日记实属正常,不正常的是一次给出一整本这个行为!

  “隐者”嘉德丽雅没在意大家的注视,继续说道:

  “这些日记并不连续,但都源于罗塞尔大帝晚年。”

  “很好。”“愚者”克莱恩轻轻颔首,示意“隐者”可以开始具现。

  一页又一页略微发黄的日记相继成形,很快层叠为了一本。

  克莱恩拿到之后,随意翻了翻,没真正阅读,就将日记放了下来,望向“隐者”嘉德丽雅道:

  “你可以提问了。

  “算上之前那次积攒的,一共十个。”

  他没仔细看日记是因为这次的数量实在太多了,至少有三十页,要想通读一遍,会让塔罗会成员们等待太久,影响“愚者”先生的形象,所以打算聚会结束后再慢慢翻阅。

  十个……“隐者”嘉德丽雅顿时有些头疼,因为“神秘女王”贝尔纳黛这次让她提的问题只有两个。

  她斟酌了一下道:

  “尊敬的‘愚者’先生,可以分批问吗?”

  “可以。”克莱恩含笑点了点头。

  这正符合他的想法,一口气回答十个问题对“愚者”先生来说也是一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诡秘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轻舟司行霈只为原作者爱潜水的乌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潜水的乌贼并收藏诡秘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