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5……好像有十二对翅膀的样子……按照各大教会典籍的描述,这是最高阶的天使……”佛尔思努力回忆着半梦半醒间看到的画面,又震惊又不是那么震惊,就像遭遇了一件自身认为理所当然但之前始终未能碰上的惊世骇俗之事。

  “愚者”先生有天使侍奉,并不让人惊讶,从“正义”小姐、“倒吊人”先生偶尔用“祂”来代指,就可以想象得到,从祂能够隔绝满月呓语的影响,就可以推测得到……可是,我的请求仅仅是干扰一下劳伦斯先生的占卜,祂竟然直接让天使庇佑我,这,这太奢侈了吧?或者对祂来说,这是常规操作?

  额,还有一个问题,天使翅膀上的羽毛为什么是黑色的?这表示堕落,还是死亡?“愚者”先生的真实身份究竟是什么?是哪位伟大的存在?传闻里陨落于“苍白年代”的那位“死神”?祂要通过塔罗聚会,复活自身?佛尔思忽然吸了口气,完全不再担心那位叫做劳伦斯的先生会借助占卜,发现自己有问题。

  她想着自己已经加入塔罗会,苦笑了一下,无声低语道:

  “只能像罗塞尔大帝说得那样,走一步,看一步……”

  收敛住思绪,佛尔思再次谦卑地感谢了“愚者”先生,然后按照仪式的正常流程,熄灭了那三根蜡烛的火焰,处理起摆满各种物品的祭坛。

  …………

  灰雾之上,克莱恩暂时将亚伯拉罕家族的事情抛到了脑后。

  根据原本的计划,他具现出纸笔,书写下一段占卜语句:

  “黛西目前的处境。”

  放好钢笔,克莱恩将黛西的单词册和写有占卜语句的纸张叠在了一起,握于左手。

  然后,他边靠住椅背,进入冥想状态,边默念起“黛西目前的处境”,一遍又一遍。

  足足七遍之后,克莱恩睡了过去,眼前先是漆黑泛红,继而浮现灰蒙。

  一幅幅画面随之闪现,有的连贯,有的跳跃,有的前后毫无逻辑。

  克莱恩看见浆洗女工丽芙的小女儿,那位被蒸汽屡次烫伤却还是坚持着熨烫衣物的十三四岁女孩被一个穿厚重夹克,戴灰黑鸭舌帽的男子从后面用手帕捂住了嘴巴,强行拖入了偏僻巷子的岔路。

  另一个做同样打扮的男子拿住她的双腿,与同伴一块将她抬了起来,走得飞快。

  他们前行的目标是巷子外停着的那辆马车。

  整个过程不到两分钟就结束,等黛西的姐姐弗莱娅返身寻找到这里的时候,马车已然驶离。

  ……

  马车之中,浑浑噩噩的黛西被一把冰冷锐利的匕首抵住了脸蛋,耳畔是肮脏的恐吓话语。

  ……

  马车驶入了卡平那栋豪华别墅。

  ……

  黛西置身于了一个狭小黑暗的房间内,外面时不时回荡起女性的哭喊声、惨叫声和咒骂声。

  ……

  黛西清醒了过来,大声地呼救,却被人开门一脚踹翻,疼得站不起来。

  她流下了眼泪,不断低喊着“妈妈”“弗莱娅”等单词。

  …………

  克莱恩睁开眼睛,发现握于左掌的纸张不知什么时候被自己捏得紧皱成了一团。

  他已然确定卡平就是许多起少女失踪案的主导者,确定他是一个犯罪集团的老大。

  但问题在于,这种案子不该也不可能牵涉到太强的非凡力量,顶多有几个贪求钱财的序列7或者序列8、序列9帮忙,不会让克莱恩刚靠近别墅,就通过灵性直觉感受到强烈的危险。

  难道卡平本身是一位序列6,甚至序列5的非凡者?可这个层次的非凡者想要赚钱并不困难,完全没必要再做这种肮脏又繁琐的事情,直接把各个黑帮找来,一个个收保护费,都比这简单轻松,还不会脏了自己的手……难道卡平贩卖人口这件事情还隐藏着什么图谋?克莱恩边思索,边借助灰雾的力量,将黛西的单词册还原得平平整整。

  静默几秒后,他再次具现出一张羊皮纸,书写下新的占卜语句:

  “拯救黛西是危险的事情。”

  仔细看了两遍,克莱恩取下左手腕部的灵摆,让黄水晶吊坠垂落于纸面,近乎接触到那行单词。

  平心静气了几秒,他闭上眼睛,默念起刚才书写的占卜语句。

  等到声音停止,克莱恩睁开双眸,看向了左手持握的灵摆。

  那黄水晶吊坠正在做顺时针转动,速度颇快,幅度颇大!

  这表示肯定,表示拯救黛西是一件相当危险的事情!

  但也不是完全绝望,还存在不小的可能,不小的机会,只要能把握得住……克莱恩解读着“灵摆法”给予的启示。

  他后靠住椅背,闭了闭眼睛,自嘲一笑道:

  “不是在寻找主动表演的机会吗?

  “这就是!

  “作为一名魔术师,终究还是要挑战一点高难度的事情,否则应该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诡秘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轻舟司行霈只为原作者爱潜水的乌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潜水的乌贼并收藏诡秘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