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后,克莱恩确认怀特家没有古怪的地方,而且那对夫妇连根头发都未曾遗留,明显是在防备有人用占卜的手段追索他们。

  他回到那间摆满人偶的卧室,逆走四步,进入灰雾之上,打算用占卜做最终的确认。

  但在步入正题前,他饶有兴致地具现出了那个几乎和自己等高的少女人偶,并像过去在廷根市占卜“变异太阳圣徽”的虚影一样,拿起暗红圆腹钢笔,于黄褐色的羊皮纸上书写下一段语句:

  “它的来历。”

  放下钢笔,握住纸张,克莱恩后靠住椅背,边小声默念,边慢慢调整精神至冥想状态。

  整整七遍之后,他眸子转深,眼帘垂下,进入了沉眠。

  那片灰蒙支离的天地里,他看见人偶工匠在异常专心地制作,看见这红眸“少女”被摆放入了人偶屋,看见埃姆林.怀特眼睛移不开地掏出了钱包。

  最后,画面定格在了克莱恩目前所处的卧室内,头发斜着后梳,英俊但略显秀气的高傲吸血鬼埃姆林.怀特坐在床边,深情地凝望着这个人偶,以及其他的大小不同的所有人偶。

  果然是人偶的狂热爱好者……克莱恩睁开眼睛,伸手捂了下脸。

  旋即,他挥了挥手,让具现出来的等高人偶消失在了灰雾之上。

  做完这一切,他重新拿起圆腹钢笔,再次书写下新的占卜语句:

  “河湾大道48号近十年内死人的场景。”

  ——根据附近居民的陈述,怀特一家搬到这里不超过十年,所以,克莱恩能锁定一个具体的范围,而且,他相信,如果怀特一家只是表面的好怪物,实际一直在制造失踪案,以便吸食到温热美味的血液,那么,他们不可能始终不让事情发生在家里。

  漫长的十年时光里,总会有几次意外的,只要他们没有收手!

  仔细检查了一遍占卜语句,克莱恩重复起默念与冥想,迅速坠入了梦境。

  灰蒙蒙的世界中,他的眼前时而一片漆黑,时而雪花成点,时而破碎分裂,却始终没有画面呈现。

  这就是占卜的结果:

  什么都没有!

  河湾大道48号近十年内没有死过人!

  综合各方面的情况,可以初步判断怀特一家是遵纪守法顶多小偷小摸的吸血鬼……克莱恩望着前方的斑驳青铜长桌,用灵性包裹住自身,坠入了灰雾之中。

  回到现实世界后,他谨慎地处理好自己留下的痕迹,原路离开了河湾大道48号。

  他并没有就此做出最后的决定,而是绕道去了河湾警察分局,于一位位小偷酒鬼被带入里面,拷至管道上的场景衬托下,轻轻松松潜入了档案室,并且胆大地点亮了里面的煤气台灯。

  然后,克莱恩找出最近十年的失踪记录,哗啦啦翻阅起来。

  门外不时有值班的警察经过,可他们眼中的档案室却毫无灯光外泄。

  “没什么可疑的地方……”不知过了多久,戴着黑色手套的克莱恩将卷宗放回了原处。

  接着,他关闭煤气台灯,于深沉的黑暗里,取下帽子,以手按胸,向着分局大厅行了一礼。

  一路回到明斯克街,克莱恩洗了个澡,换好衣物,坐到书桌前,铺开了最早在蒸汽列车上购买的那张贝克兰德地图。

  他首先找到了大桥南区的月季花街,那是丰收教堂所在,而乌特拉夫斯基神父正是这间教堂的主教,并将埃姆林.怀特囚禁在了地下室里。

  紧跟着,克莱恩视线移动,弄清楚了周围几条街道的名称和布局。

  表演不能太急躁,太急于求成,得一点一点地让观众投入……克莱恩低语一句,展开信纸,落下了钢笔:

  “尊敬的斯图亚特侦探:

  “不知道你是否已经找到了那个埃姆林.怀特?我最近一直在帮你留意,我一位线人于今天告诉我,他曾经在大桥南区图特瓦街见过这个人,当然,他只是说,和肖像画上的人很像。”

  ……

  放下钢笔,克莱恩将信纸整整齐齐折好,塞入了一个信封里,并贴上了面额1便士的黑色邮票。

  …………

  波浪起伏,广袤无垠的苏尼亚海上。

  “幽蓝复仇者”号平稳地前行着,没有出现丝毫的摇晃。

  “倒吊人”阿尔杰.威尔逊坐在船长室内,手拿黄铜色泽的六分仪,眼睛却闭了起来。

  无声无息间,他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抹笑容。

  “终于消化了……”阿尔杰睁开眼睛,抬起双手,让四周出现了点点蔚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诡秘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轻舟司行霈只为原作者爱潜水的乌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潜水的乌贼并收藏诡秘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