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了几秒,克莱恩开启灵视,环顾房间,只见绯红的月光下,雪伦夫人的卧室布置得奢侈而华丽。

  厚厚的地毯,宽敞的空间,天鹅绒制成的被套,凌乱摆放着各种护肤品和化妆品的台子,闪烁着不同光华的珠宝首饰,半开半掩的衣帽间,随意扔在摇椅上的轻薄衣物和吊带丝袜,镶嵌着金丝的诸多摆设品,一一映入了克莱恩的眼睛。

  而整个房间内最吸引人眼球的则是一副未完工的油画,上面是裸露着身躯的雪伦夫人自己,她褐发如瀑,棕眸仿佛林中小鹿的眼睛,纯洁水润,但弯眉翘眼,挺鼻娇唇,又勾勒出了成熟女性的妩媚,两者以一种矛盾的姿态被糅合在一起,却散发出惊人的魅惑力。

  脖子往下,克莱恩只瞄了一眼,没有细瞧,这并不是假正经,他连对方的“小污片”都看了,还怕什么“小黄兔”?

  他的注意力被油画旁边的颜料,盘子,画笔,以及一面镀银的全身镜给吸引了。

  这样的组合,这样的摆放,这样的位置关系,让他产生了一个奇怪的念头,那就是这幅油画的作者是雪伦夫人自己,而非她勾搭的某位画家。

  一个容貌动人、身材出众、又妩媚又纯真的女子,脱光衣物,边照镜子,边描绘自己,记录美丽……这样的场景感觉怪怪的……雪伦夫人未免太自恋了吧?克莱恩无声咕哝了一句,收回目光,开始翻找可能存在的犯罪证据。

  按照伦纳德和弗莱的教导,他一直戴着黑色手套,每翻找一处,都要预先记住原本的样子,以便事后复原。

  对于一位“占卜家”来说,这没有丝毫的难度,如果忘记,用“梦境占卜”的技巧可以轻松回忆起来。

  当然,今晚出门前,他也是给自己占卜过的,没有危险,相当顺利。

  这是一位合格神棍该做的事情……哪怕我已经是“小丑”了……克莱恩自我吐槽了一句,花费近二十分钟搜寻完了雪伦夫人的卧室,没找到任何值得关注的事物,也没看到半点灵性光芒。

  最后,他停在了房间一角的保险柜前。

  铁灰色的它有一米高,又厚又重,给人异常坚固的感觉,似乎搬来炸药,也别想弄开。

  “真有蒸汽时代的特色啊……里面肯定具备极端复杂的机械组合……”克莱恩尝试了一下开锁,可耻地遭遇了失败。

  他将保险柜的事情暂时推到最后,摘掉左手手套并取下了腕部缠绕的黄水晶吊坠。

  握住银链,任由灵摆下垂,克莱恩摒除掉房间内香味带来的燥热,进入冥想的状态。

  他眼眸转深,低低自语道:

  “这个房间有密室或者暗格。”

  “这个房间有密室或者暗格。”

  ……

  七遍之后,克莱恩的眼眸颜色恢复正常,目光望向了黄水晶吊坠,看见它在做逆时针的旋转。

  这表示否定。

  克莱恩微不可见点头,离开雪伦夫人的卧室,按照刚才的流程,悄然翻找完了书房、起居室、日晒屋等地方,但都未能发现有用有价值的线索。

  他之所以不用“卜杖寻物法”,是因为根本不知道自己要找的是什么东西。

  掏出有枝蔓花纹的银制怀表,他按开看了一眼,确认了时间,然后返身走回雪伦夫人的卧室。

  小心翼翼关上木门,克莱恩拿出仪式银匕,喷薄汨汨灵性,让它与自然力量结合,封锁了整个房间。

  他要自己“召唤”自己!

  他要用灵体的方式钻入那个厚重的保险柜,检查里面的物品!

  “爷不需要懂开锁!”克莱恩用中文嘟囔了一句。

  因为是向自己祈求,所有的流程都可以从简,不需要那么讲究,所以克莱恩拿出一根掺杂了檀香的蜡烛,随手用灵性点燃,就算布置好了祭台。

  “我!”

  “我以我的名义召唤:”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咒文声回荡于雪伦夫人的卧室内,克莱恩的灵性涌出,和烛火糅合成了灰白的、巴掌大小的光幕。

  紧接着,他逆走四步,穿透嘶吼,进入了灰雾之上。

  看了眼古老长桌最上首那张高背椅后面的“召唤之门”,克莱恩正想回应,忽地怔了一下。

  “反正都进来了,顺便做个占卜,看能否发现什么线索……在这里,除了干扰会被排除,我的能力还是有一定增强的……而且我身体所处的环境,让现在的占卜相当于使用了雪伦夫人随身携带的物品……”他坐了下来,在面前具现出羊皮纸和圆腹钢笔。

  占卜什么呢?克莱恩陷入了思考:

  “雪伦夫人有问题?”

  “不,谁都犯过错,谁都有一定的问题。”

  “雪伦夫人涉及犯罪?”

  “……这个也不够严谨,身为交际名花,混迹政治圈子,牵扯上一些肮脏又无法指证的事情很正常……而且犯罪由什么来定义?鲁恩王国的法律,还是因蒂斯共和国的,或者我的自由心证?”

  ……

&emsp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诡秘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轻舟司行霈只为原作者爱潜水的乌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潜水的乌贼并收藏诡秘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