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斯.赞格威尔去了贝克兰德……也不知道他会在那里待多久……嗯……每隔一段时间可以确认一次……克莱恩若有所思地前倾身体,擦掉羊皮纸表面的内容,写下新的占卜语句:

  “兰尔乌斯目前的位置。”

  在他看来,造成队长等人死亡,让自身险些永久沉眠的罪魁祸首毫无疑问是因斯.赞格威尔,但兰尔乌斯这个疯子也是难以推卸责任的帮凶,必须为此付出血的代价!

  默念了七遍,克莱恩又一次进入梦境,但灰蒙蒙世界裂开后呈现的画面却与他刚才看到的一模一样!

  宽阔的、略显浑浊的河流,一个接一个的码头,鳞次栉比的房屋,以鲁恩潮流为主、间杂哥特风格的各种建筑,拥挤的街道,繁华的景象,不断喷薄“雾气”的一根根烟囱,华丽到极点的宫殿群,高高耸立的、标志性的哥特式钟楼……

  兰尔乌斯同样在“希望之地”、“万都之都”贝克兰德!

  克莱恩睁开眼睛,略显疑惑,因为他想占卜的是兰尔乌斯的具体位置,可结果还是只有一个非常大的、模糊的范围。

  “这说明兰尔乌斯的序列比我预想得高很多……不对,也可能是他在帮助‘真实造物主’降下子嗣的过程中获得了巨大的好处,比如,一点神性,比如,类似于梅高欧丝肚子里婴儿残留的那根脐带般的物品,额……后者多半也被因斯.赞格威尔拿走了……”克莱恩思绪急转,低声自语,进行着初步的猜测。

  确认完两位仇人的模糊位置,他又考虑起一个现实的问题,那就是他目前还没有复仇的实力!

  就算兰尔乌斯只有序列7,甚至序列8,获得了巨大好处的他也不是容易对付的,而且他明显以狡诈见长,坑死比本身厉害的强者属于正常操作……因斯.赞格威尔就更加恐怖了,自己是序列4的半神,并拥有恐怖的“0”级封印物……我的穿越虽然还藏着些秘密,但明显还无法转化为战斗力,也许很长时间内都看不到可能……只有继续提高本身序列,搜集强力神奇物品两个办法……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想法翻腾间,克莱恩决定增加一次占卜。

  斟酌了一下语言,他郑重提笔写道:

  “我变强大的希望。”

  轻轻放下那根具现出来的圆腹钢笔,克莱恩后靠住椅背,闭上了眼睛。

  一边默念,他一边借助冥想,进入了沉眠。

  灰蒙蒙的世界里,他再次看见了刚才目睹的景象,看见了河流、码头、烟囱、人潮、宫殿群、各种机械和哥特式钟楼,看见了鲁恩王国的首都贝克兰德!

  紧接着,画面变化,他看到了一座穿入白云的巍峨山峰,看到了一个宏伟的、古老的宫殿,看到了最上首那张石头雕刻成的、镶嵌着黯淡宝石和黄金的巨大座椅,看到了由无数神秘符号构成的诡异竖瞳。

  无声无息间,场景破碎了,克莱恩慢慢坐直,伸手轻敲起青铜长桌的边缘。

  “贝克兰德有我变强的希望……”

  “第二个场景是指霍纳奇斯山脉主峰,指安提哥努斯家族遗留的宝藏?那个由无数神秘符号构成的、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污染‘厄运布偶’后传递给我的‘诡异竖瞳’是开启一切的关键……”

  一个个想法闪过,克莱恩决定还是先不急着去霍纳奇斯山脉,这里面隐藏的危险高到序列4的半神都未必能够承受得住。

  所以,还是去贝克兰德吧……克莱恩叹息一声,做出了决定,以灵性包裹住自身,模拟出坠落的感觉,离开了灰雾之上这片神秘的空间。

  回到现实世界,他缓步走出隐藏处,回到邓恩.史密斯的坟前。

  深深看了眼墓碑上的照片和铭文,克莱恩缓慢地在胸口画了个绯红之月,然后转身走向了墓园之外。

  作为前值夜者,时不时要巡视拉斐尔墓园的前值夜者,他对守墓人的行动规律和周围的环境很是熟悉,没有造成任何惊扰地就轻松脱离了那片寂静冷清的地域,沿着夯土铺成的道路,借助树木阴影的遮掩,一直往廷根市区走去。

  夜晚是如此的安宁,红月是如此的梦幻,克莱恩孤独一人前行,思绪就像脱缰的马匹一样,漫无边际地发散了开来,时而考虑着复仇计划,时而回想起队长不靠谱的记忆,回想起老尼尔诙谐幽默之下隐藏的悲情……

  不知不觉,克莱恩就像一个游魂般走入了最近的街道,拐过了一个个岔路。

  等他彻底摆脱那种状态,完全把握住自身注意时,已是两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他发现自己正站在水仙花街,对面是自己和哥哥、妹妹共同的家。

  本能地,克莱恩回到了这里。

  略显欣喜地往前迈出一步,他忽然又停顿了下来,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自嘲低语道:

  “我这要是过去敲门,梅丽莎恐怕会当场晕过去吧……班森应该会紧张得开始掉头发,然后竭力平静地说服我,以卷毛狒狒的名义……”

  摇了下头,克莱恩深深望了那扇熟悉的大门一眼,往着铁十字街方向行去。

  这样也好,这样也好……我将来要做的事情就不会牵扯到他们了……值夜者小队和警察部门给的抚恤金肯定足以让他们过上稳定的中产生活,即使梅丽莎没找到工作,班森也失业……

  默然又走了一阵,克莱恩开始感觉到自身的疲惫,但作为一名“死者”,他除了穿着的衣物,和随身的黄水晶吊坠、阿兹克铜哨,再没有别的物品,包括金镑,包括苏勒,包括便士。

  “是不是该吹响铜哨,寄信给阿兹克先生,让他快点来救济我?”克莱恩苦中作乐地笑了一声,“算了,暂时不要联络他,也许因斯.赞格威尔还在暗中观察他,等到时机恰当,再找他……作为活了一世又一世,活了上千年的‘老怪物’,他应该能够理解‘死而复生’这种事情吧……嗯,今晚不算太冷,随便找个地方凑合着睡一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诡秘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轻舟司行霈只为原作者爱潜水的乌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潜水的乌贼并收藏诡秘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