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起来了,每年涉及非凡和神秘的事件本身就不多,崇拜罗塞尔皇帝的白痴又是少数派中的少数派,我们能得到三张手稿,已经算非常不错了……嗯,其他大教堂或者教区应该还有……”

  他低语了几句,拿过克莱恩早就放在桌上的“批条”,看了一眼道:

  “是手枪子弹,还是步枪子弹,或者说蒸汽高压枪的子弹?”

  “一把左轮。”克莱恩按照真实情况回答道。

  “好的,我去取出来,咳,你有腋下枪袋吗?作为一名绅士,不能在公众场合让自己的腰部及以下胀鼓鼓的。”老尼尔开了句男人都懂的玩笑。

  “呵,没有,需要去找队长写上去吗?”克莱恩配合着笑了笑。

  老尼尔站起身道:

  “不用,只要记录好就行了,这属于‘配套物品’,跟着我念,‘配套物品’。”

  “你以前做过教师?”克莱恩好笑问道。

  “在教会的周日学校和免费学校待过一阵。”老尼尔扬了扬纸条,取出抽屉里的钥匙,打开了通往里间的铁门。

  非凡者和普通人感觉也没太大区别啊……克莱恩无声嘀咕了一句,又将目光投向了桌上的三页日记。

  罗塞尔大帝确实涉及了神秘领域……

  他的日记价值连城啊……

  对别人而言,它只是一张张废纸,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破译,对我来说,那就是宝藏!

  不知道剩下的日记在哪里……

  得想办法找到更多……

  克莱恩思绪起伏,难以平静,直到老尼尔从里间出来,关上了铁门。

  “十发猎魔子弹,三十发手枪子弹,一个牛皮腋下枪袋,一个特殊行动部第七小组的徽章,你清点一下,试一试,在记录本上签个字。”老尼尔将手中的物品放到了桌面。

  手枪子弹用纸盒装着,分为三层,整齐排列,和克莱恩家中的子弹一样黄澄澄的,略显细长。

  “猎魔子弹”则用小铁盒盛放,形状和正常手枪子弹相同,但外表银白,细看有复杂眩目的花纹,底部甚至铭刻有“黑底群星红半月”的小圣徽。

  牛皮枪袋触感扎实,带子有扣,旁边半个手掌大小的徽章以铁色为底,有镶银的“阿霍瓦郡警察厅”“特殊行动部第七小组”文字,它们绕成接近封闭的两圈,环绕着“双剑交叉簇拥王冠”的标志。

  “可惜不是值夜者的徽章。”克莱恩半是感慨半是试探地说了一句。

  老尼尔笑了笑,只催促克莱恩试一试腋下枪袋。

  脱掉外套,克莱恩费了很大的劲才把枪袋扣好,紧贴于左臂的腋下。

  “还不错。”他没再取掉,直接穿好了正装。

  老尼尔打量了两眼,满意点头:

  “非常合适,我的眼光依然是那么准确。”

  往兜里收好别的物品,于记录本上签完名后,克莱恩又和老尼尔闲聊了几句才告辞离开。

  走到一半,他忽然懊恼,拍了下自己的额头:

  “忘记打听更多的序列和魔药相关了,都怪罗塞尔大帝的日记……”

  他到现在都还不清楚黑夜女神教会掌握的那个完整‘途径’的序列起始,也就是序列9,是什么。

  罗珊好像有提过一句……不眠者?就在克莱恩缓步往楼梯方向走去时,一道人影蹬蹬蹬下来了。

  他穿着便于行动的紧身长裤,白色衬衣未曾扎进去,有明显的诗人浪漫气质,正是之前搜查克莱恩家的黑发绿瞳警官,刚才两人在楼上已经见过一面,只是没有说话。

  “下午好。”诗人般的年轻值夜者微笑招呼道。

  “下午好,我想我不必自我介绍了吧?”克莱恩幽默以对。

  “不用,我对你印象很深刻。”那年轻值夜者伸出右手道,“伦纳德.米切尔,序列8的‘午夜诗人’。”

  序列8……还真是诗人啊……克莱恩与他轻握了一下,含笑反问道:

  “对我印象深刻?”

  伦纳德.米切尔绿眸幽深,笑意很浅地回答:

  “你有种特别的气质。”

  ……gay里gay气的……克莱恩嘴角微动,勉强笑道:“我自己并不觉得。”

  “遭遇了那样的事件,且没有第一时间接受我们的保护,你却依然活着,这本身就足够特殊了。”伦纳德指了指前方,“我得替换队长了,明天见。”

  “明天见。”克莱恩侧身让开道路。

  等他一步一步消失在楼梯尽头,伦纳德.米切尔突然转身,凝望着那片昏黄的光芒和石板地面,对着空气低声自语道:

  “你看出来什么没有……”

  ……

  “果然,他并没有什么特殊……”

章节目录

诡秘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轻舟司行霈只为原作者爱潜水的乌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潜水的乌贼并收藏诡秘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