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致有了猜测后,克莱恩没急着去证实,装做什么事情都未发生,将纸张的朝向转了过来,正对着自己。

  他书写的有关伊恩.赖特的情报都绝对真实,哪怕用占卜的技巧来确认,也会得到肯定的答案,所以,他相信大使那边的人会顺着这条线查下去,并得到一定的收获,短时间内没动力没工夫来报复自己。

  同样的,他会继续把纸张摊开于书桌上,让军方特殊部门的监控人员看到,引导他们放松对本身的关注,将重心转移至伊恩.赖特这个方向,与那位大使争分夺秒地找人。

  这样一来,克莱恩会更加安全。

  “感觉在走钢丝绳,这难道就是‘小丑’的特殊体质?”他失笑摇头,打开凸肚窗,想呼吸两口清晨的新鲜空气,但外面浓郁的、呛辣的雾霾让他又默默关上了窗户。

  用墨水瓶压住写有伊恩情报的纸张,克莱恩到隔壁盥洗室快速清理了自己,随即取下衣帽架上悬挂的黑色双排扣长礼服和半高丝绸礼帽,一路来到一楼。

  他和于尔根律师约好了今天共进早餐。

  从门厅伞架上抽出黑色镶银手杖,克莱恩在能见度不超过十米的雾气里,沿着街道的边缘,一路来到明斯克街58号,拉响了那栋灰暗房屋的门铃。

  叮当之声回荡中,他脑海内忽然浮现出一只高翘着尾巴的碧眼黑猫。

  黑猫布罗迪走着一字线,来到门后,蓄了两秒势,猛然跃起,伸掌抓住了门把手。

  之后,它不可避免地下落,靠体重拧动把手,打开了房门。

  吱呀一声,清晨的风吹来,大门缓缓后退。

  黑猫布罗迪高傲地望了克莱恩一眼,自顾自地走向了旁边。

  “真是一只聪明的猫。”克莱恩对套着白色围裙的老太太多丽丝赞美道。

  多丽丝笑得皱纹一一舒展:

  “这得看它的心情,大部分时候它会装得很愚蠢,似乎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噢,我给你准备了我最拿手的豆子芜菁浓汤,用面包沾着吃。”

  豆子芜菁浓汤……听名字像是黑暗料理……克莱恩微笑道:

  “我很期待。”

  说话间,于尔根律师从盥洗室内走了出来,即使在自己家里,即使刚起床没多久,他依然穿得一丝不苟,白色衬衣笔挺,棕黄色马甲紧身,裤腿的线条则似乎刚刚熨烫过。

  “你要的合同理好了,你看一下有没有遗漏的地方。”于尔根蓝眸一扫,没做寒暄,直入主题。

  他的棕发整齐地往后梳着,能明显看到头油的光泽。

  “好的。”克莱恩靠好手杖,摘下帽子,脱掉外套,跟着于尔根进入了一楼的书房,接过了一份厚实的合同。

  他立在那里,随手翻阅,越看越是头疼,最终只匆匆扫过了重点条款。

  我希望有的都有了,之前疏忽掉的条款也有添加,比如,不是一次性支付雷帕德100镑,而是设立三个时间点,根据他的进度分期给予,第一期是50镑……不错,这样我就暂时不用去贝克兰德银行,将我不记名账户里剩下的100镑取出来,靠身上的钱就足够了……克莱恩合拢文件,对于尔根笑道:

  “我很满意,你的专业素养比我想象得更好。”

  他边说边拿出了准备好的两张1镑纸币。

  于尔根接过钞票,将剩下的几份合同也给了克莱恩,严谨正经地说道:

  “如果签名时出现错误,这里有额外的两份,最终剩下的合同记得用碎纸机处理。”

  当前的碎纸机是手摇式机械碎纸机。

  克莱恩正要点头,餐厅内的多丽丝老太太却高声喊道:

  “两个棒小伙,该用早餐了!”

  “我奶奶的听力有些下降了。”于尔根解释了一句,做出请的手势。

  克莱恩跟着他进入餐厅,看见多丽丝老太太从黑色汤锅里舀出了一勺黄中带绿的浓稠液体,倒入了对应的餐盘里。

  “来,尝尝,豆子芜菁浓汤,这是你的面包。”多丽丝太太笑容满面地指着那堆可疑的食物道。

  克莱恩看了眼于尔根,只见他的表情比刚才更加严肃,心头顿时咯噔了一下。

  强撑着坐好,克莱恩掰下一块白面包,沾了点那黄绿色的浓汤,以冒险家的精神塞入口中。

  “……”他惊讶地发现味道竟然相当不错,淡淡的咸味里透着刺激食欲的甜,刚好引出了面包的松软香浓,层次很明显。

  “我奶奶曾经是一位出色的厨师。”于尔根动作舒缓地品尝着早餐,随口说了一句。

  ……那你为什么要板着一张脸……看你吃东西真没有食欲……克莱恩腹诽了两句,投入了美食带来的放松与愉快里。

  从于尔根家离开后,他先是转乘转乘再转乘地去了圣乔治区萨奇街,和雷帕德达成了正式的协议,支付了第一笔50镑的款项,而第二笔30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诡秘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轻舟司行霈只为原作者爱潜水的乌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潜水的乌贼并收藏诡秘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