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是梦境占卜,但克莱恩这一次看到了更多的场景。

  第一幕依旧是那个狭小、黑暗、肮脏的房间和熟睡在高低床上铺的伊恩.赖特。

  第二幕则是两人同时去过的那个下水道,伊恩蹲于泽瑞尔残缺不全的尸体前方,伸手摩挲着那两排白森森的牙齿,取下了其中一颗。

  第三幕是热闹嘈杂的大街,路人都衣着朴素,甚至陈旧或破烂。

  街心有花园和草坪,簇拥着喷薄雾气的低矮烟囱,穿老旧大衣戴圆顶帽子的伊恩警惕张望,进入了距离街心不远的电报局,斜对面是商场般的蒸汽地铁入口。

  画面飞快变淡,直至透明,克莱恩睁开双眼,食指缓敲起青铜长桌边缘,做出了初步的判断:

  “从那颗牙齿和拍电报看,泽瑞尔和伊恩不是偶然卷入危险事件的侦探组合,他们背后有一个组织!”

  “应该可以确定第三幕场景对应着哪里……”

  克莱恩没急着深入分析,因为他并不想在灰雾之上待太久。

  离开属于“愚者”的那张高背椅,他来到侧方角落,从之前送入这里的纸袋内翻找出了默尔索的非凡特性。

  托着那果冻般的深红色物品,克莱恩重新坐下,书写了一条新的占卜语句:

  “对应的魔药名称。”

  默念之中,他一手握住那团非凡特性,一手拽着有占卜语句的纸张,借助冥想,进入了沉眠。

  灰蒙迷幻的梦境里,那位衣着华丽到浮夸,脸庞瘦削有胡渣的大使先生又一次出现于克莱恩的眼中。

  他拿着一瓶深红色的液体,对默尔索道:

  “喝下它,喝下这瓶‘猎人’魔药,你就能主宰兹曼格党,当然,金钱也是不可缺少的,罗塞尔大帝曾经说过,一手大棒,一手胡萝卜。”

  “猎人?贝克兰德是大都市……”默尔索微皱眉头,疑惑反问。

  在他这个文盲的认知里,猎人是属于野外,属于动物的。

  那位中年大使呵呵一笑道:

  “最大的都市,也是最大的黑暗丛林。”

  “在这里,每个人都有两重身份,一是猎物,一是猎人。”

  “再弱小的猎人也是猎人,也可能伤害到强大的猎物。”

  “去吧,加入这场盛大的狩猎吧。”

  ……

  画面碎开,化作无数光影,克莱恩低头望向手里的那团深红色非凡特性,无声自语道:

  “原来是‘猎人’魔药,难怪默尔索那么能打,还使用了淬毒的吹箭。”

  “难怪他能追索到我这里……”

  “不过,他似乎并没有真正地理解猎人的精髓,没预设陷阱,没使用武器,没发挥相应的特长……这一方面是因为他不知道我也是非凡者,而且还是序列8的非凡者,有所轻视,另一方面也说明他服食魔药并不久……”

  “‘猎人’途径同时被原因蒂斯王族索伦家族和弗萨克帝国统治者艾因霍恩家族,最近两三百年才出现的隐秘组织‘铁血十字会’掌握着,加上衣物风格,那位大使的身份几乎可以确定……因蒂斯共和国的高级外交官,驻鲁恩王国大使……”

  “不知道他想拿到的那件重要物品会是什么……”

  思绪翻滚间,克莱恩用灵性包裹自身,往下急坠。

  刚回到房间内,他立刻警惕地审视四周,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变化。

  呼,克莱恩无声吐了口气,对明天下午准时召集塔罗会成员们又多了点信心。

  他翻找出在蒸汽列车上买的贝克兰德地图,寻找着地铁沿线的电报局,距离街心不远的电报局。

  贝克兰德目前也就几条地铁线,克莱恩很快就确定了三处目标,一个在西区,一个在圣乔治区,一个在东区与贝克兰德桥区域交汇的地方。

  他回想了下梦境里大多数行人的穿着打扮和阶层定位,得到了最终的答案:

  第三处!

  东区与贝克兰德桥区域交汇的地方!

  有的时候,解读启示也需要丰富的现实知识和相应的推理能力……克莱恩自嘲一句,来到书桌附近,在之前书写的那段陈述后又添加了一句,让纸张上的内容变得更加丰富:

  “我不知道伊恩.赖特的下落,发现泽瑞尔的尸体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不过,我通过自身的渠道得知,伊恩.赖特曾经出现于白朗姆街的电报局。”

  写完之后,克莱恩并没有折叠收起纸张,也没有用灵性将它点燃,而是任由它摊开于书桌上,肆意地展现着自身的内容。

  深深凝望了一眼,克莱恩返回床边,脱衣睡觉。

  紧闭的窗帘外,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诡秘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轻舟司行霈只为原作者爱潜水的乌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潜水的乌贼并收藏诡秘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