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老槐树亭亭如盖,白衣书生站在树下,牵马远眺,看着真是儒士无双,衣袂飘然。

  曹一方红成那样,郑一诺就算从来没看过他以往的剧,脸还是认得的,这大街小巷的广告,手机推送的新闻那么多,躲也躲不开呀。

  可他这一登场,郑副局长她还真就没认出来。

  “脸庞圆润了不少嘛,看来最近过得不错。”

  曹一方的出场普普通通,就这么古代儒生般的站在树下,低声吟诵着曹操作的诗,看上去颇有闲趣。

  郑一诺其实多少有点失望,也不知道是化妆师的问题,还是服装师的问题,亦或者是曹一方自己的问题......

  这个画面,随便安到哪个古装剧里都成,说他是**都成,就是不符合她心目中司马懿的形象。

  就一书生。

  镜头拉近。

  他的眼神沉凝,从左到右缓慢扫过。

  郑一诺这才略微读出了点演技。

  曹一方的眼神有点......老。

  年轻人的容颜,书生的打扮,配着......太深邃的眼神,有点怪异。

  镜头一转,看到司马懿的视角,郑一诺顿时又感受到了导演的用心。

  别看曹一方站着的位置风景不错,可他对面河边,却是一片人间炼狱的景象。

  河沟水浊,上面漂着几具腐烂膨胀的尸体。

  看身形,男子、妇女、老人、甚至还有孩童。

  触目惊心。

  村庄里一片死寂,颓垣败瓦间,几乎家家户户都有苍白丧幡挂于门外。

  忽然一声气弱无力的惨叫声传来。

  见得一户内爬出一名蓬头垢面的女子,挣扎着往河边爬,满脸血泪;她身后有一精瘦男子追出来,步履蹒跚,泪流满脸,令人恐怖的不仅仅是他手里还提着一把尖刀。

  还有他说的话。

  他哀嚎着走进,“孩他娘......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我太饿了......”

  曹一方眉头微微一蹙,却仍无动于衷。

  郑一诺也皱眉,习惯性的思考。

  会不会太血腥了?

  她也打开弹幕想看看观众的看法。

  【曹一方居然在五十一集才出场?!】

  【这是曹公公??你们不要欺负我眼瞎】

  【胖得人间真实】

  【正剧真的追不动,又不甜又不爽,我完全是冲着曹公公来的】

  【化妆师坑爹啊!还我曹公公盛世美颜!】

  【曹一方终于......卧槽这剧情什么鬼!】

  【什么意思??吃人??还是吃老婆?!】

  【编剧没水平就知道乱编,原著里哪有这一段】

  【这里也就许昌城外,哪有这么惨】

  【三国真的就是这么惨,当时中国的人死了八成】

  【司马懿不救人?就这么看着?想弃了】

  【曹一方演得不行啊,没有霸气】

  【二刷党笑呵呵】

  【三刷,表示后期霸到你哭】

  【我要看曹丞相装13,对司马懿这种小人毫无兴趣】

  郑一诺看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就又关了。

  剧中曹一方围着死气沉沉的村庄,骑马环顾了一圈。

  策马回城。

  郑一诺大概知道,司马懿为什么要念这首诗了,就是不太清楚这个切入点的目的是什么。

  司马懿看到世道惨烈?然后呢?有恻隐之心吗?见死不救,表现他心肠酷烈?

  有点莫名。

  画面一转,又跳到城内士子诗酒风流,杨修在青楼宴请,而后听闻司马懿被荀令君看中,几次请他入仕,脸色便不太好。

  对应城外那一幕,郑一诺知道,导演想对比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也可能有嘲讽杨修等文人的意思,可还是不知道跟司马懿有什么关系。

  画面再切。

  司马懿跪在曹丕身前,头埋得很低,卑微到尘土里。

  他低声下气的说道:“草民才疏识浅,愚钝不堪,实在难以堪当大任。”

  曹丕勃然怒斥:“司马懿!你差不多得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举孝廉嘛!坐抬身价!怎么?嫌掾不够?你要什么位置?主簿?尚书?侍中?!你好大的胃口啊!”

  司马懿把脸埋得压根看不见,怯懦的声音都在抖:“草民不敢!草民自知不才,只求耕读为业,安乐平生,实是胸无大志,疏食布衣已可安身......”

  曹丕冷眼:“那你滚吧。”

  “草民告退。”司马懿叩头起身,依旧不敢抬头,卑躬屈膝的往后退去。

  连郑一诺都看着不顺眼,堂堂七尺男儿,真的太卑怯了,从第一集一路看过来,看多了曹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文娱大戏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轻舟司行霈只为原作者何忙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忙忙并收藏文娱大戏精最新章节